群: 258436936

往事别离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秦正开了间房。

他先是自己在床上躺了会儿,手机放在一旁,身子旁边就是落地窗。

这座把他养大的城市日新月异。在西安打拼几年后归乡,迎接他的是巨大的飞机场。

要知道他当年去西安上大学时,坐飞机还得去隔壁省的省会。

闭目养神之后,方觉应该叫个人陪。女朋友是西安人,没有同他回来,于是他约出来了老同学宋雯莹。

宋雯莹一如往日美丽。她小巧的下巴如今更加尖细,推开门,他的眼光就停留在那张脸上。

那张脸上的五官没有变过,神情却不像从前的她。从前的宋雯莹担当得过一句“出水芙蓉”,今日一见,却是萎缩的芙蓉叶子。也不知道她做的什么工作,浑身的萎靡,散发铜臭气。

秦正哪有什么资格说她。他自己也沾满了铜臭气,昔日明亮的眼睛变得深沉,充满欲望。

他有些后悔没有叫唐雪婷,或者其他人。宋雯莹这个样子实在让他不满意。

宋雯莹没发觉他的后悔,秦正摸爬滚打几年,早就百炼成钢,心思不外露一分一毫。她主动爬上他的床,不先脱衣服,而是要了一根烟。

“你抽烟?”

“会抽一点,慢慢学会的。”

但看她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会一点”。

“你坐的什么工作?”

“夜宴开到咱们这里了,我是领班。”

宋雯莹对他毫不避讳,反正自己之于秦正早已没有了隐私可言。

秦正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你呢?”

“搞建筑。”

“人才呀。”

宋雯莹抖落烟灰。

“给别人打工的,我打算自己干。”

“嚯,别不满意。”宋雯莹抬高音调,“给别人打工你来这儿开房?”

宋雯莹环视这个房间,落地窗,大屏电视,冰柜,高脚凳,小沙发。

“钱不够花。”

秦正淡淡地开口。他的烟抽完了,伸手摘掉了她嘴里的烟,等她吐出最后一个眼圈,就吻了上去,手也拉开了她裙子的拉链。

“有套吗?”

她的手抵在他的胸口。

“有。”

他的身体低了下去。

 

事后一根烟,是他多年来的习惯。

上厕所夹根烟,做完事儿一根烟,简直完美。

他处在云雾缭绕中,俯瞰人间仙境。

“回来干嘛?”

“看看我爸妈,休息几天。”

“还回去西安?诶你在西安工作呢吧?”

“不,上海。有人拉我入伙。”

“牛气了。咱们班估计数你混得好。”

这时,宋雯莹的铃声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摁掉电话。

秦正没问是谁,宋雯莹兀自向他解释:“朋友。”

朋友就是男朋友的意思。

“你没结婚吧?”

秦正问。

“结不结婚,你都已经操过了。”

宋雯莹斜他一眼,觉得他大惊小怪。

“也是。”

秦正把烟随意扔在地下,双手交叠。闭眼沉思一会儿,觉得和宋雯莹实在没什么可交流的,又拿起手机,看最近的篮球赛。

宋雯莹凑过去。

她记得高中时他就迷篮球,不光是迷,他篮球也打得一级棒。

现在,又长高了不少。

她瞟一眼他的身材。

比以前更厉害了。

秦正不避讳地露出整个身体,让她随便看。他对自己的身材十分自豪,每一块肌肉都是实打实练出来的。

见秦正不理她了,她也拿出手机刷朋友圈,一个个挨个点赞点过去,直到看见一条,觉得十分有意思,便给秦正看。

“你看,乔安娜。”

她说“乔安娜”这三个字语调奇怪,让他不悦。

但听到这三个字,心房还是颤了一下。他故作淡定地瞥一眼,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宋雯莹是谁?是夜宴的领班,头号领班,手下一堆公主等着她提携。风月场所最需要察言悦色,只要和周琼安有关,甫一看他便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

“你们一直没联系?”

不大可能,周琼安喜欢他喜欢得紧,他们的事儿闹得轰轰烈烈,学弟学妹都在传。

没料到秦正摇摇头。

“毕业前就断联系了。”

这宋雯莹倒是没想到。她又问,你们没见见,叙叙旧?

言下之意是,你们俩竟然没有开个房睡个觉?

“她又不是你。”

秦正丝毫不给她情面。谈恋爱的时候不给,当炮友的时候也不给。

宋雯莹觉得自己这个炮友当得太失败,比非洲难民还没人权。

“也是,我怎么能和乔安娜比,人家高三就爬上你的床。”

秦正给她的是一巴掌。

不光宋雯莹愣住了,秦正也愣住了。

半晌,待他反应过来,他叫她滚。

 

其实宋雯莹说的不过分,那毕竟是基本事实。

毕业前就有这种留言,比宋雯莹说得难听一百倍,他秦正不也是听听就算了,然后一笑而过?

所以宋雯莹吼:“你他妈装什么长情?”

不长情,还不能装长情了?

“你给我滚。”

 

他想叫宋雯莹过来是个错误,是个大错误。叫谁也不应该叫她,他应该知道,就算这么多年过去,她对他,还有周琼安,还是满腔愤恨。

他的手指滑向唐雪婷的微信界面,给她发了条语音,刚要发出去,却又取消了。

转而给丁学打电话。

响了几声,丁学接了一起来。那边一片喧闹。

“喂?干嘛?”

秦正站起身来,走到落地窗前,手指贴上玻璃窗。他大拇指的位置,是周琼安的家。

“有周琼安联系方式吗?微信什么的?”

“现在想起来联系旧情人了?”

丁学正参加部门的聚会,他还带着陈嘉礼。他们相恋多年,对戒都换了好几个。

陈嘉礼对口型:谁啊?

丁学回答:“秦正,要周琼安联系方式呢。”

“他还想联系周琼安?”

陈嘉礼声音陡然变大,故意让那边的秦正听见。

秦正听见了,肩膀抖了抖,没说话。

丁学罕见地没有替秦正说话,但他也没火上浇油,他对秦正说,我没有,嘉礼有,我让她发给你吧。

秦正说行。

丁学想挂电话,秦正又说等等。

丁学只得又把手机贴在耳边。

“你让陈嘉礼把周琼安的朋友圈截个图,截几张就行,发给我。”

丁学说好,然后就挂了。

 

微信几声震动,陈嘉礼发过来了截图。还附带一句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陈嘉礼被丁学惯得无法无天。

周琼安当年被秦正治得服服帖帖。

结果是陈嘉礼和丁学有情人终成眷属,周琼安一败涂地。

秦正回了句谢谢。

他又不能狡辩什么。的确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如此?怎么个如此?他却想不出来。他有钱,有女朋友,有女人。如今将要迎接新生活,有更多的钱,有新的女朋友,有更多的女人。

不缺她,不缺她。

他这样想着,心里便好受一些。

 

但好受的情绪没有持续多久,他点开第一张图片,就有些受不了。

这是周琼安最新的朋友圈,两天前发的,是她和男朋友七周年纪念日的合影。

他是听说过她和她男朋友的。高三的暑假他们交往,一交往就到了现在。她男朋友在清华读本科,如今他身在美国。周琼安则一路本科而后去英国读研,算算日子,今年她研究生毕业。

周琼安和她男朋友,他们不常相见。

他甚至想,他们见面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如他和周琼安的一个高三。

他又往深处想了想——没错,时间上差远了。高三时他和周琼安天天腻在一起,三顿饭,然后就是一个晚上的睡眠。她和她那男朋友呢?天涯海角,天各一方。

哎,时间上的确是差远了——他和周琼安满打满算就半年多一点,周琼安和她男朋友,一起走过了七年。

秦正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力。脑袋磕在靠枕上。

差太远,差太远。

七年了,他有七年没有见过周琼安了。照片上的她褪去了婴儿肥,脸颊消瘦了一些,神采奕奕,精神饱满。

七年前她还不会化妆,留着厚重的刘海。如今她妆容精致,靠在另一个男人怀里,笑得开怀。

七年沧海桑田,在她身上留下的,好像只是让她更加美丽。她的眼睛更加清澈,神态天真,笑容恬淡。

那就是周琼安。尽管她变化很大,但那就是周琼安。

她的眼睛没有刻满沧桑,像他或者宋雯莹,或者唐雪婷那样。看起来她活得自在开心。

尤其是,靠在另一个,另外的一个,区别于他的,另外一个男人怀里,她自在又开心。

仔细想想,他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痛苦,彻夜的眼泪,高考的失利,莽撞的初夜。

 

唐雪婷接到他电话时有些诧异。他此时不应该是在西安吗?但她还是来到了酒店,没有任何犹豫。

毕竟这么好的酒店,她也来不了几次。大主顾不是时时刻刻都能给她开这种房间的。

秦正给她开了门,她一下子扑到他的怀里。

“你怎么回来啦?我好想你啊。”

秦正说,我也想你。

他慢慢推开她。

他叫她来可不是为了叙旧。尽管唐雪婷不想那么快得切入正题,但他还是把她推到在床上。

她的表情千篇一律。

她是个婊子,他知道。种马合该与婊子上床。

那周琼安呢?

无端又想起周琼安。

不,不,她是好女孩儿。

 

唐雪婷和他说工作上的事儿。他随意地点头,手里拿着手机。

他还在看陈嘉礼给他发的图片,每一张。她发的什么文字,配的什么图片,用的什么表情,有几个他们共同认识的人给她点赞……他都不想放过。

人就是有种错觉。仿佛你看了他的朋友圈,就能介入到他的生活,体会到他的生活。

错觉而已。人家该怎么活还是怎么活,跟其他人没半毛钱关系。

秦正此时就缺乏这个认知——但他平时,是太有这个认知了。

陈嘉礼太良心,把周琼安的朋友圈翻了个底朝天。

丁学捏陈嘉礼的腰:“你就多发点儿吧,回去我给你清空购物车。”

“别介。”陈嘉礼用手堵住他的嘴,“我早就自己清空了。你花时间想想怎么替你兄弟谢我,要高档次的,非同寻常的。”

 

周琼安在广东念书时,喜欢吃花甲。

周琼安去听了lana del rey的演唱会。

周琼安和她男朋友去青海湖旅游。

周琼安去当过一段时间补习班老师,发音标准。

周琼安考到了人事部的口译证。

……

他真的想陪着周琼安体验她的人生。

 

唐雪婷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

她担心自己是否已经失去吸引力,在秦正眼里。

她依稀记得七年前,他趴在她身上,如痴如狂。

所以她开口,问他记不记得七年前的那场雪,他们躺在宾馆的床上看雪花。那晚的雪花很大。

秦正听见了这句话,并听进去了心里。

但他不记得那晚雪花有多大,他只记得那晚他有多恐惧。

手机铃声一直响,来自552.他不敢去接。

他总是控制不住去想周琼安站在教学楼下等了他多久,那晚那么大的雪花。

她冷不冷?

冷为什么不回家?

为什么要站在原地等他?

她是不是傻?

 

那晚她哭了吗?

 

周琼安后来笑着说,那是分手前夜,那场雪送给了她一场美丽的离别。

 

唐雪婷喋喋不休地说着某几晚,某几个酒吧,某几张床,某几个避孕套。

他无心去听。

“你妈妈最近挺好的……你哥要结婚了呀,怪不得那么开心,她还劝我赶紧找对象呢。”

唐雪婷特意在“找对象”这三个字上狠狠停顿。

他嗯了一声,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又是一场迷醉。唐雪婷叫得婉转动听,他很受用。

秦正咬着烟靠在床头上,像初尝禁果后的这些年来一样,没什么稀奇的,一切如常。

今晚的景色没什么稀奇的。

今夜的人没什么稀奇的。

这个房间也没什么稀奇的。

非得说的话,那就是这个房间虽然豪华,但他总感觉这床被子不够轻,这只枕头不够软,还不如方面他和周琼安开的80块的房间。

唐雪婷轻轻靠在他坚实的肩膀上,她身上浓重的香水味儿还没有散去。

她细声细语地问他在想什么。

他在想什么?

在想他干净利落夺走周琼安第一次时,她在他身下失声痛哭。

他想他那晚慌乱地抱住周琼安,和她说,我爱你,我一直在你身边。

他本不记得什么杏花微雨,也不记得她说什么秋雨初霁,无论她说什么,她一概听不懂就是了。

可现在,前尘往事竟一股脑儿得涌上心头,千千万万的回忆在凌迟他的心。

他的乔安娜,她现在在哪里,还是喜欢看书吗?她过得是否如意呢?

他的乔安娜,曾经只属于他一个人的乔安娜,他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



long time no see...

 
评论(1)
热度(11)
  1. 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无限近似于透明的蓝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