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无常

邵陵笔冢:

砰,一声巨响,接着是轮胎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

老常的心凉了半截。

他是眼看着那个老太婆被撞飞出去的。佝偻的身躯在空中划出一道可笑的抛物线,重重地砸在地上,滚了两三圈,不动了。花白的头发马上渗出殷红,鲜血慢慢地在漆黑的柏油路面上洇开。手里提着的菜篮子飞出去好几米远,青菜散了一地。

操,完了,出人命了。

急刹车的冲力——他感觉该是这么个理儿,不过用儿子小常的话来说,这叫“惯性”——让副驾驶座上打着瞌睡的小常回到了现实世界。“哇,搞什么鬼,吓我一跳!”小常的眼皮还在打架,他吃力地左顾右盼,试图搞明白眼下的状况。

他很快发现了车子前方十米处那个一动不动的白发老太。他的眼睛瞪圆了。

“撞……撞着人了?”眼皮倒是不打架了,轮到牙齿打起架来。

老常的双手冒汗了,腿肚子一阵阵地抽筋。

怎么就撞着人了呢。他想。

儿子出生那年,自己拿到了驾照。算算到现在也有十八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一次事故,连交规都没有违反过。

今儿怎么就撞着人了呢?他觉得像在做梦。

儿子小常今年念高三,功课忙,已经一个月没回家了。这周末正好是他生日,也该到休息一下的时候,他就开车来接他放学。母亲也可想念这个孙儿了,特地表示晚上要好好张罗一桌子菜,给这爷儿俩饱饱口福。

难道说是我开太快了吗。他回想着十几秒前的景象。

不,他本来是开得不算快的。就在这个拐弯的丁字路口,眼看着红灯要亮了,他估摸着加把油能过去,就提了速。

结果这老太太好死不死的就在这当口从旁边出来了,他发誓自己第一时间试着急刹车了,然而还是给她撞了个结实。

这老太婆搞什么啊。他叫苦不迭。绿灯还没亮呢,赶着投胎还是咋的啊。

该死,真是该死。

小常二话不说开始解安全带。“我下去看看。”

他拉了下门把手,门没开。“老爸你开门啊。”他转过头,示意老常打开车门锁。

老常没答话,狠狠地一拍方向盘,脚下油门一轰,小轿车像一枝离弦的箭射了出去。

小常惊叫一声,被推背感压回了座位上。这车子的性能委实不错,加速度十分给力。小常还没反应过来,车子已经从那个老太太身边蹿了过去,一个漂亮的过弯,老太太便在小常难以置信的目光中飞快地倒退而去。

“我操,老爸你疯了?”待到小常如梦方醒,老太太的身形已经在远处小得要看不清了。

老常不理他,只顾瞪着铜铃般的眼睛看着前方,他握着方向盘的手青筋暴起,牙齿格格地打着战。

“老爸?老爸!”小常还以为他没听见,一边加大了音量,一边伸出手来夺方向盘。

老常一咬牙,一胳膊打在小常的胸前,把他压回座位上,“闭嘴!”他大吼道。

小常愣了一下,要知道父亲一向是个很温和的人,甚至有些软弱。平日里连大吼大叫都很少,更别提动手了。

“这是肇事逃逸!”他很快回过神来,用力地拨拉开老常的手臂。说话的音量比刚才更大了。

老常的心里一震,儿子说得没错,肇事逃逸若是被逮着了,可是要罪加一等的。但……

“我们再不回去,她会死的!”小常说着,又伸手来夺方向盘。老常阻拦不及,车子在马路上画起龙来。要不是这条路上车很少,估计又要出事了。然而,老常还是被吓了一大跳,他拼尽全力夺回对方向盘的控制权,将车子往路边靠去。

车有惊无险地在路边停下了,老常松了口气,接着气急败坏地一个耳光打在小常脸上。小常捂着脸坐回座位上,愣愣地看着老常,那神情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小屁孩儿,你懂个球!”老常涨红了脸,“丫的绿灯没亮就自个儿冲出来,是她该……该死!”说该死这个词的时候,他吐了半天没把那俩简单的音节吐出来,差点咬着自己舌头。

“是你超速了吧。”小常冷冷地看着他,这眼神让他的脊梁一阵寒。

“老子没有!”他用力地一砸方向盘,车喇叭发出刺耳的“哔——”声,“没有!”也不知道这无意识的重复有没有暴露自己的心虚,反正脑门儿上已经有豆大的汗珠沁出来了。

小常不回答,依然用那种令他手脚发冷的眼神看着他。被儿子以这样的眼神注视,他感觉浑身的汗毛都要乍起来了。

“这要是背了这个锅,撞死个人的赔偿金,咱们家哪儿赔得起啊。”老常不敢再与儿子对视了,他手肘撑在方向盘上,双手胡乱地挠着头发,“看那人,肯定是不行了的。我还干嘛回去趟那浑水。反正也是她自己作死,也怪不得我的嘛。你们这种小屁孩儿,啥多的也不想,就知道想到什么做什么,唉……”

老常兀自辩白了很久,小常一直没搭腔。等到他口干舌燥地停下来了,小常才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又拉出了安全带。

“总把我当小屁孩儿,我明儿都十八了。”他低声说着,将安全带扣好,往椅背上一靠,“可是,今天我突然就不想变成成年人了。”

老常摇了摇头,车子又慢慢地发动了。

“想当年,那些大道理还是你教给我的呢。”小常往椅背上一靠,“勇敢地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责任。你已经不记得了吧。”

老常当然记得,当年小常每天睡前缠着他读的故事书,这令他越发尴尬。

他嗫嚅着嘴唇:“有些事情……在现实生活中,大道理并不是总适用的……”他艰难地开口。

小常什么也没说,抬头从挡风玻璃望着窗外的天空。

老常开着车,没来由地感到痛心疾首。他突然意识到,小常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屁颠屁颠跟着他的小毛头了。

然而,他是如此的理想主义,如此的“正义”。

这是在这个世界上难以活下去的东西。

“世事无常,你明白吗。”老常酝酿了一下,开口对他说道,“爸爸也有苦衷,我知道,我当时给你讲过很多的道理……但是,你已经长大了,不应该在活在童话的世界里了。”

小常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这个世界是很残忍的,你要学会圆滑地应对,它有它的丛林法则,你必须要学着去适应,就好像今天这事儿,我……”

他的演讲渐入佳境,慢慢地放松起来。他还是很喜欢说教的。

“这法则里有见死不救的规定吗。”然而,话却被儿子打断了,“如果被撞死的是奶奶,凶手肇事逃逸了,老爸你怎么想。”

老常张口结舌。

“世事无常,世事无常……”最后他只好念叨着这个词,默默地将车往家里开去。

他清楚,自己这么多年在儿子心目中的形象,今天算是毁了。

到家了,母亲买菜还没回来,老常坐在沙发上,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

试图教育儿子,反过来却被儿子兜头浇了一大桶冷水。

自己是摸爬滚打多年的社会人,早就已经习惯了凡事都从利益出发去考虑问题。今天撞到那个老太,四周没有其他任何人瞧见,跑掉当然是最佳的选择。然而,儿子让他动摇了。

我今天都跟他说了些什么呀。他用手捂住了脸。

十八岁的少年,我和他说什么丛林法则呢。

这该是个怀抱理想的年龄呀,我毁了它。

世界,本不该是这么残忍的啊。

太阳终于彻底消失在地平线上,没有开灯的漆黑客厅里,老常毅然站了起来,走向小常的房间。

“儿子,”真到说的时候,他几乎有些难以启齿,“是爸爸错了,爸爸现在就向警察自首。”

小常愣了一下,继而绽开了微笑。

“你还是我的骄傲,老爸。”

他将手机递过来:“用这个打吧。”

老常的手指微微颤抖,拨通了110。

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老常只好先去开门。

三个警察站在门外。

“您好,是常先生吧。”领头的警察看起来还挺像个斯文人,“今天在东风东路的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车祸,我们想向您调查一下。”

老常一身的冷汗“唰”一下就下来了。这电话还没拨呢,警察已经在门口了。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东窗事发了。

“那场车祸是我……”他想抢在警察之前说出口,那样也许还能算自首,他这样想。

“非常不幸,出车祸的那位老太太已经在医院不治身亡了。”然而对方并没有留给他抢白的空隙。斯文警察从内兜里掏出一张身份证,“这是我们在她的身上找到的身份证件,受害人张女士——喏,这位,是常先生您的母亲对吗?我们推测在遇害之前她正是在那附近的菜市场买了菜……常先生您节哀顺变,还请麻烦您随我们去一趟医院,正式辨认死者身份……”

接下来的话,老常都听不清了。他只感到双腿发软。

世事无常。这是他的脑海里最后盘桓的一个词。


 
评论
热度(53)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