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战地(二)

五瓶虚鸟🍺:

我终于被Andelica允许下床活动了。

她没有提过半句关于契约的事情,只是单纯的照顾我,我不知道她想要什么。

我觉得,也许自己可以放心,去相信她。

"当当当当当~~!"她松开捂住我双眼的手,"看啊看啊。"

镜子里的是谁。我么?

四年里我一直穿着那身破旧的军服,脸上满是土尘,就连刷牙洗脸都是奢望。

"Gryphon好帅的呢,嘿嘿。"她亲昵地捏捏我的腰部。

比印象中的自己要成熟了很多,青色的头发有些遮到眼睛。而那双棕色的眸子生疏的让我自己害怕。

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冷漠了。

突然发现,Andelica原来这么矮,只到自己胸口附近。她需要努力的踮起脚尖才能碰到我头顶。

"切切切,长得高有什么了不起!哼。"

我忘了她能听到我的意识。

"对不起...我没有恶意。"我平静地道歉,想着该用什么样的理由安慰她。

"我才不管!Gryphon你真是差劲!"

我真的想不明白她怎么能这么自然地跟我撒娇,我跟她很熟么?

"嗯...我是说...你小小的...很可爱......"能说出这种话连我自己都吃惊。

"可爱?真的么?"

"嗯嗯,很...可爱。"无奈之下我只能这么说。

其实,Andelica确实很可爱,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我是说真的。

吃过晚餐,她突然说:"Gryphon,今天晚上咱们要行动咯。"

我不自住的抖了一下。终于要来了么。

"你你不要这么紧张啦,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她慌张的走过来安慰着连叉子都拿不住了的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这么紧张。

胃里好像有什么在蠕动,轻轻的摩挲。

"只不过是...验收成果而已。"她凑到我耳边说了这样一句不明不白的话。

灯火如昔的大街。

她挽着我的手臂走在人群之中,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低语,在别人眼里我们是一对亲密的情侣,但只有我知道她甜美笑容下隐藏的灰暗。

"今天啊,我就带你去看看这个世界上那些最绝望的家伙。我们Death天天就和他们打交道的。"

"那我是不是也算绝望的人。。。"

"嗯?算是吧,不过你只是在边缘挣扎了一下,还没彻底地明白绝望的意义。"

"怎样才算绝望。"

"很简单啊,比方说...永远死不了,无论怎样的灾难也无法摧毁自己的灵魂。"

"那还真是悲哀......"

"我们的任务呢,就是帮他们从绝望中解脱出来,但那些家伙总是不乖,以为自己很牛不愿听话,当然也有很乖的啦,就像Gryphon一样!"

"你为什么救我。"

"因为你很乖啊,而且乖的不像话呢,所以我觉得你一定能成为我最好的伙伴。"

“伙伴?"这个词真的恰当么?

"是呀,最好的伙伴。"她送开我的手臂,指着前方那座写字楼。"就是这里啦!"

她总是笑,各式各样的笑,生气也只不过象征性地皱皱眉头,我能感觉到她有什么在隐瞒我,可是我看不透,她的笑,她的心思。



 
/
 
/ 转载自:一滩虚鸟
评论
热度(2)
  1. 一滩虚鸟一滩虚鸟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