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蜜罐。6

已经十点多了,经过刚才的事傅枝和邹薇弥漫着尴尬的气氛,两个人硬生生的互相把头别过去,一边装作看风景一边若无其事的对话。

“哎你看这夜景真好,天上什么时候这么多星星了!”傅枝仰着脖子,声音从胸腔颤抖着跳出来。

“我听说天上的星星都是由去世之人化成的。”

“呵呵呵呵呵呵……”

傅枝提了提下滑的包链,再次尴尬的别过头,慢慢走着。其实她心里非常希望此时此刻能有一扇多啦A梦的任意门,一下子跳到车站,或是一下子跳回家,好早些结束这尴尬的场面。

穿着高跟鞋蹦蹦跳跳了一晚上,玩时倒也没觉得什么,只是一停下来就感觉脚趾被磨破的地方简直就像是钻心的痛,好在不远处就是车站了,傅枝停下来终于肯回过头一脸笑容的说“哎呀小薇薇你的车站到啦,我就不送你了,我往那边走。”

邹薇的眼神顺着傅枝手指指过去的方向看了一眼,点点头

“去吧,到家记得给我发短信。”

“知道啦,你也是,拜~”

傅枝看着邹薇走远些,终于一瘸一拐的往车站走去,不远处有人喊道

“喂!上车!”

条件反射的扭头,却看见路边熟悉的银灰色车子里有人在招手,傅枝眯着眼睛仔细一瞧,黑暗里一排白色的牙齿正闪闪发光,走上前几步,惊讶道

“你怎么在这?!”

松城示意她先上车,傅枝打开车门坐进去,松城立刻发动了车子。

夜晚的疏港路上车辆很少,傅枝坐在副驾驶上一心一意的啃着手指发呆。

“真没看出来阿。”

“什么?”傅枝扭头。

“你还玩Les?”

“没有啦当时只是应景正好小薇薇在我旁边所以才亲了一下!”傅枝摆摆手急忙解释道。

松城戏谑一笑,看的傅枝微微发愣,记忆里这人永远都是一副逗弄她狡诈模样,亲吻时也温柔的让人发慌,还是头一回见到他这种表情。

也很奇妙,不知怎么,傅枝突然有种想跟这个男人接吻的冲动。

那人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搁在那,有意无意的掌心向上,可没想到得到的却比一只手更多的多。

当嘴唇突然被碰触时,松城脑子里还想着刚才在海边看到的那一幕,表面虽不动声色,心里却默默的脑补了无数个小剧场。

一想到小东西竟然跑去跟一个女人接吻他心里就隐隐的泛酸。所以作为一个食肉者,好不容易等到自己的猎物主动送上门,却因为反应迟钝而错失了收获的好机会。

傅枝由于害羞,轻轻的碰了一下就缩了回来,整个人恨不得变成一只蚂蚁在座位上,她没敢看那人此时此刻是何表情,拉下车窗盯着外边漂亮的夜景,顺便把脸上的红色消退下去。

风把头发吹到后边,露出白色的脖颈,松城死死地盯住了那一小片白色,手里的方向盘急速转动配合着脚下的刹车,车子在猛地一下晃动中恢复平静。

松城看着因为惊讶而回头的傅枝,用手指摩擦着刚才转瞬即逝的柔软,傅枝单是这似有似无的触碰就瞬间软了下来,她神情胆怯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人,她感觉今天这个人好像哪里突然有些变得不一样了,她既害怕又有些紧张,同时又有一种不知名的感情被点燃了。

那人身上仍残留着海水咸湿的味道,傅枝看见松城眼睛里的自己越来越近,脑袋早已被一双大手固定住无从逃避,被纠缠的前一秒她听见他喉咙里溢出的叹息,再也没有顾忌的闭上眼睛。

松城的吻从来都是炙热而猛烈的,逼的傅枝节节败退,这一次傅枝却大着胆子伸出舌头去进攻,一点一点的靠近那人更多一点,松城像是拎小鸡一样的把她拎到自己的座位上,她的座位就是他的腿。墨绿色的裙子在黑暗中泛着光,却也遮挡不住白皙的大腿一点一点暴露出来,手从小腹一直探索到腰间与后背,傅枝搂住了那人的脖子,居高临下的挑逗着他,松城不甘示弱的单手挑开了Bra的带子,手从后面慢慢的向前移动。

傅枝被撩拨的不知所措,她无意的接受了一种新的感觉,她感到体温在慢慢升高,脖颈被人恶狠狠的舔舐,吸允着,那人的手一路把火种撒下,当他恶意的捏了一下那个刚刚成熟的果实时,傅枝明确的听见了一个声音。

那是从身体深处所呼唤出来的,最深处的善恶,最原始的渴望。

不够

还想要更多

再给我,更多一点

填满我,撕裂我,驯服我,满足我

把我扔进欲望的深渊,让我心甘情愿的臣服于你

我需要你

松城十分明显的发现身上的人有些不对,她的身子比原来更软了些,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四处搜寻着,环住精壮的腰身瘫软在自己怀里,松城不似傅枝,他已尝过情滋味,自然明白傅枝这是怎么回事。

他忍耐着,慢慢把傅枝Bra的带子系好,帮她把已经凌乱的衣服整理好,傅枝抬起头,一脸无助的表情看着松城,眼睛里水汪汪的,看的松城下身一紧,赶紧深呼吸强行给压下去了,他撩起傅枝的长发给别过耳后,轻轻的亲了一下因为不满而嘟起来的嘴唇,然后把娇小的人搂到怀里一下又一下的拍拍她的背,安抚着。

你还小。

松城抱着怀里的人儿如是想着,他闭上眼,脑海里涌出一些细碎的画面。不知多久以后,傅枝一脸明媚的拉着他的手,在公园里四处乱跑,开心的在人群中抱住他的脖子亲上一口。晚上回到家,两人坐在沙发上,他躺在小东西的腿上看书,却总也看的不安宁,时不时被头发扫过脸上痒痒的,他忍无可忍,抱着笑的一脸狡诈的人儿进了卧室,一点一点享用着这份晚餐,小东西红着脸在他身下讨饶,却不自觉的把腿缠上来。

这些画面环绕在松城的脑海里,他感叹时间突然变得如此漫长,什么时候他的小东西才能长大,而仍趴在怀里的傅枝全然不知面前这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她再三纠结后,终于说了出来。

“小黑黑……”

“恩,什么?”声音闷闷的,松城没有听清,他抬起傅枝鸵鸟一样的脑袋。

“我说……小黑黑……”

看着松城仍是一脸不解的神情,傅枝恼羞成怒道

“都这样了我也没办法了,摸都摸了只能勉强让你做我男朋友了,小黑黑是我对你的爱称,意思是你是我的,明白了吗?!”

松城看着傅枝一脸气鼓鼓的模样先是一愣,消化了她话里的意思后忍不住笑意点点头回道

“没错。

我是你的,小东西。”

擦枪走火,好想赶紧写到傅枝被吃掉的片段阿肯定会是一场精彩的肉搏戏(艾玛我的羞耻心呢?!!),最后热烈祝贺我们松城同学成功上位!

此处应有掌声。

文/D先生。


 
评论
热度(2)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