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竹篮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侯文茂这段日子过得春风得意,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

    他是从外地来的,来到这不几天就在工地里找了个好差事。现在干了两个月的活,很快就要发下来钱了,税后有八千块呢。他在工地里还认识了个厉害人物叫杨逢,虽说也是在这里打工的,工地里的却人都听他的,有什么事不找领导,都直接找他。现在侯文茂和杨逢混的特别熟,杨逢还答应他,等这个活干完了,杨逢会帮他找一个待遇更好的。

    这人一高兴啊,就啥都不好好干了,走路也不好好走。这不,侯文茂低着头,一副想要捡钱的模样。心里一边想着最近发生的开心事,一边时不时的“噗嗤”笑一下。笑着,走着,侯文茂围着一个姑娘的家转了好几圈了,把人家都吓坏了,门和窗户都关得紧紧的,以为在外头围着自己家转的人是个老流氓。

    也不知道那个开着奔驰撞了侯文茂的司机是不是看他笑得实在是太猥琐,想替天行道之类,毫无征兆的,就那么撞了上去了。侯文茂还未来得及反应,自己就被撞飞到那户姑娘家的门上面,滑下来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了用来拴狗的铁杵上。接着,那个人就开着车若无其事的走了。侯文茂捂着屁股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指着路上留下的车胎印子骂了半天车主的亲朋好友。

    骂够了,侯文茂想报警,这不是肇事逃逸吗?而他在把手伸进裤兜,摸索自己的手机时,发现手机被压碎了。

    用了好几年诺基亚都被弄碎了?侯文茂在自己身上这里按一下那里按一下,好像哪都疼。

    侯文茂跑到公共电话亭,给杨逢打电话。

    “杨哥啊,我这儿出了点事。我被车给撞了!报警?等会儿肯定报警。我现在啊,感觉身体不怎么舒服,想去医院检查检查,你能不能给我请几天假?只剩一星期工期就结束了?那也不行啊,我死在工地里咋整?反正都在那干了两个月多了,扣钱能扣多少?还是身子要紧不是。不管你给不给假,我今天是肯定来不了的。”

    杨逢准假了,给两天时间,到时候就是得癌了也得赶回来。要是把活干完了,你去哪都没有人管你。

    挂了电话,侯文茂趁着周围没有人,狠狠地往话筒里吐了一口吐沫。

    全面检查。侯文茂狠下心来,在医院里花了一千多块。挂号,排队,楼上楼下来回的跑。最后竟然啥都没查出来,说他都是皮外伤,静养几天就好了。

    啥事没有?侯文茂急了,跟大夫连说带比划,你看看我这里疼,那里痛的,怎么可能没有事?您好好给我查查,咱不差钱!你不用顾忌患者心情而隐瞒我。

    医生被他给弄懵了。大哥,您真的没事。您非要想花点钱的话,我给你开点葡萄糖注射液?生理盐水咱这儿也有,挺便宜的。要是闲花的钱少,再开几瓶维生素,ABCDEFG都买一瓶。

    赶紧开!等医生写完单子,侯文茂就乐颠儿的跑去交钱了。

    侯文茂可不是被车给撞傻了。他寻思着,他不能就这么被人白撞了啊,必须得弄出点名堂来。本来侯文茂不想这么干,但既然逃逸者不仁,就不能怪他不义。

    出了医院门,侯文茂就接到电话,肇事逃逸的那个人找到了。

    好消息!这回必须讹他个几千几万的!

    进了警所的门,侯文茂便开始一瘸一拐,走两步哎呀一声,走三步哎呦一下。肇事者看不下去,去扶他,说,撞坏您哪儿了?带您去医院检查检查?

    不用了!侯文茂这才停住了叫唤,说,我去医院检查完了,挺严重,得住院呢。现在都花了好几千了,你得报给我销。

    那可不行,肇事者一本正经地告诉侯文茂,你都花了啥钱,花到哪了,得给我凭证,我才能把钱给你。

    侯文茂把手心里攥着的发票拿给肇事者看,那人又说,这些检查费、药品费我可以给你,一共两千二,另外给你两百块钱补补身子,不能再多了。

    侯文茂急了,说我还有别的病呢,你就不管了?还有啊,我的手机也因为你坏了,不打算赔?

    肇事者又说,你给我的这些东西里,也没提你被撞坏了哪啊。明明就没事儿,您总想着自己被撞坏了哪儿,不过是心理作用。手机坏了没什么,我一会儿带你去买,你看上哪个我就给你买哪个,价位不超过一千块就行。肇事者又掏出一张纸,把自己的座机号、手机号、QQ号、微信号,都写上,交到侯文茂手里。说你以后若是查出了什么后遗症,是我开车撞了您引起的,尽管找我,我不会赖账。

    一个开奔驰的还这么抠门!侯文茂急切的想把他从医院里开来的盐水甩在肇事者的脸上。得,这一整天白忙乎。没亏啥钱,没得啥钱,倒是工地那边好像有点说道。

    侯文茂用新手机给杨逢打去电话,说,杨哥,我的事儿提前办完了,现在能回去上班吗?

    电话那头的语气很生硬,说你赶紧回来,上头有事儿找你。

    哟,上头找他。侯文茂叫了计程车,路上寻思着,会是啥事儿呢,难道涨工资了?

    到了工地后,侯文茂笑着进了办公室。不一会儿,便灰头土脸的出来了。

    侯文茂想找杨逢理论。

    电话里不是说的好好的吗?不是准假了吗?不是还说了两天后死也得回来之类的话吗?怎么就变成了他罢工不干了?这不是在坑他吗?

    上头说了。工地里人这么多,不缺你一个。这两个月的工钱你就别想了,你来的时候也没签合同,我想给多少给多少。就两百,要不是看在你一把年纪,一百块都不给你,你滚吧。

    两百?两个月啊,他去干什么不行。换个什么工作不能挣个三千四千。就给两百块,打发要饭的?

    这会儿侯文茂再给杨逢打电话,就是暂时无法接通了。

    侯文茂从工地里走出来的时候,数了数钱包里东西。当初来这儿的时候里面有五千块,在工地里住宿花钱,吃饭花钱,五千块很快就没了两千。而他在这儿干了两个月的活,最后只发下来两百块。他是来这里花钱找罪受的?难得被人给撞了,想讹点钱,最后也只拿回了两百。他和“2”字怎么就离不开了?

    他在这段时间里,都在瞎开心啥啊。出来两个月,一分钱没挣,搭进去一千多,回老家怎么和老婆孩子交代?

    侯文茂忽然翻到了钱包夹层里的那张写着肇事者号码的纸条,想起个法子。打电话给杨逢,竟然通了:

     “喂,杨哥啊。能不能帮我最后一个忙。我现在去找你,到时候你开车撞我一下。不用撞太狠,轻微骨折就行。”

     “哎你这人瞎说啥呢,你才受刺激了呢,我没疯,我真没疯!”

2015.1.27

来源:林封城

 
评论
热度(11)
  1. 在上海官方博客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侯文茂这段日子过得春风得意,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
  2.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侯文茂这段日子过得春风得意,整个人都快飘起来了。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