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练笔]前往乌托邦

最后一篇给组织的贡献啦。新时代的开启。

Tiki((●゚ν゚):

我到达边境是在晚上七点钟。整条列车因为古怪的安宁而显得死气沉沉。窗外是铁轨,还有杂草的摇动,天际似一根明晃晃的白线。我本想扬手招来那位乘务员,但对方只是用粗暴的语气说明了一下事态:前方被封锁了。我试图展开那张皱巴巴的车票,上面标注着目的地,其名为“乌托邦”。迫不得已之下,我急匆匆地离开了车站,把唯一一只行李箱寄存。

这时,我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紧迫感。在众多异邦人的注目下,我独自跌跌撞撞地前进。边境城市的电线上挤满一排排乌鸦,我认为不吉利,便停了一会儿。按照原先的预定,我应该在晚上七点半踏上乌托邦的土地。奔走之间,我意识到自己不会这里的通用语,不由更加着急。

一小时后,我精疲力竭地倒在了某家小饭馆的椅子上。这里的灯光幽暗,很不好客似的。对面飘来一阵烟雾,勾勒出年迈妇人的影子,她与她的同伴——一个同样戴着黑头巾的老太太谈话。我辨识出了几个单词,又隐约感到那绝非她们的本意。堂倌伸出菜单,我接过了,悄悄打量他扭曲的手,上头还有一枚硕大的红宝石戒指。他一开始也用本地话发问,见我直愣愣地盯着菜单,他竟转而换了一种语言。重要的是我懂了。我听到这尤为可亲的特色推荐,便拼命地点了点头。堂倌同角落的女人说了什么,她丰腴的身体令我联想到白花花的肉。然而女人面容年轻,画着几道灰眼线,那唇瓣红艳极了。忽然她站起来,轻盈地过来招呼我。我不愿与她为伍,稍稍向内靠了一些。她笑得有些僵硬。当时端上来的是炖菜,厨子加了大量调味粉。我机械地将食物塞进嘴里,尝不出是好是坏,只得摇头晃脑装作享受。街区夜晚的气息从窗口涌入,其中混杂着肉串、香水和糖浆。我交钱了,也没有忘记给小费。堂倌递给我一张纸巾,叫我擦擦嘴巴。我谢过他,问这座城市的大体状况。他使得我放下了紧张,重新潜入了行色匆匆的人群。

返回车站的途中,我估摸着换乘的价钱,为自己脱离距乌托邦如此之近的地方痛苦难当。门廊下旋转着一对恋人,他们在黑暗中朝我展露天真的欲念。我掩饰着误入的尴尬,仰头望那片天空,或许这正是遐想最幸福的时候。我曾决定在乌托邦重新做人,哪怕理想与现实难解难分,如今不过过眼云烟。城市高处的山丘,好奇的小姑娘垂头凝视我,风扬起彩旗、吹动风向标。这份温情愈加柔和,好像近在咫尺。主心广场关闭之后,我吞咽下最后一口失望,敲开了售票窗。栗色头发的少年仿佛觉得我很好笑,但却一一回答路过这里的铁路与近期的时刻表。我给他看票,说:“能把……”“可是根本没有这个目的地,先生。”他戏谑地说道。


 
/
 
/ 转载自:Honey Bullet
/ 小说
评论
热度(51)
  1. Honey BulletHoney Bulle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最后一篇给组织的贡献啦。新时代的开启。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