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以牙还牙(中)

 预备下章开杀

某黯。:

男人坐在廉价而不明亮的灯管下抽烟,他身上的黑色夹克残留着些发生过厮打的证明,烟雾妖魔一样在空气中嚣张的蔓延,辛廷没说话,他也没有。他们之间的沉默如同酝酿着一场爆炸。

而彼此无声的含义却不尽相同。

男人嗤笑着把烟头掸掉,滚了一地明灭的火星。

“你要是认得我的脸,就知道你没法把我怎么样的,哥们儿。”

他说话时嗅得到明显的酒气,粗糙的手摩擦着左侧的裤腿,发出刺耳的嗤啦声。

“就是哥几个喝多了……失误嘛,”他事不关己的笑着,好像想要提早结束这段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的对话,“天黑我们也没看清楚……孩子好像挺小的。”

然后他翘着脚跟,用一种缓慢的、仿佛用一字一句把画面还原在辛廷面前的口吻,说,“小姑娘把我脖子都掐掉一层皮呢,咱们两清最好。”

“实在不行,给你十万当孩子压岁钱。”

辛廷一脚踹向面前那张陈旧松弛的木桌,男人大叫着后退一步,桌子轻轻一撞就散架了,倒是在门外等候多时的警察大呼小叫的冲进来,从后面扭住了辛廷的双手,好像他才是那个蓄意伤人的罪犯。

“反正天一亮我保释金就送来,再见。”

男人讥笑着朝他挥挥手,辛廷喘着气,头发被挣得散乱在额前,随着他被拉扯的动作狰狞的摇晃,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串低哑的声音。“我不会放过你的。”

男人的身影被一个民警的后背遮挡住,隐藏在开合的门后面。辛廷最后听见了一句“荣哥,这事儿压下去可不容易啊,下回注意着。”

他尝到口腔里一股新鲜的血腥气。

 

——我不会放过你。

 

后半夜的时候辛薇换了一次药,贾逸就看守在一旁,这把年纪已经不大适合熬夜了,可或许由于太过集中精神的缘故,困倦和睡意并没有过多的侵扰他,仅仅是眼底有点泛红。

护士友善的提醒他要避嫌。说话间她掀开小女孩的被子,取下被血水湿透了的垫布,镊子在不锈钢托盘里发出冰冷的撞击声。贾逸吸了满鼻子的药水味,转过身面对着房门却看到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外面的辛廷。

辛廷的凝滞的眼神并没有看他。

医生护士忙碌的身影映在房门玻璃上,贾逸推开门,辛廷像是受到了惊吓似的猛地往后退了一步,撞到一个提着吊瓶经过的护士。

那句“对不起”没能说出口,他弯下了腰,仿佛一棵苍老的树般栽倒。

贾逸一面陪着笑容跟护士道歉,一面用了点蛮力、伸手揽过佝偻着身子的辛廷。

深夜里安静的医院走廊里,辛廷的腿在推搡中不受控制的跪了下来。

贾逸也自暴自弃的倚着墙根坐下,只希望没有过路的病人注意到他们。他仰头看着医院里惨白到令人绝望的灯光,西装衬衣很快传来被泪水浸湿的温热。

辛廷的后背因为恸哭不断颤抖着,褪去了表面的意气风发,他的眼角有无论如何也无法掩藏的疲惫,这些年经历的所有如同在这一瞬间翻涌上来,将这个蜷缩的父亲淹没了,时间的海永远抚不平的那些伤痛,爱人的离开,无数的曾被他抛却的记忆,然而失去的痛苦总能铭刻在他脸上,还有那颗好像已经很远很远的心。

贾逸听见他含糊而嘶哑的声音。

“为什么要是我的孩子……”

那种哭嚎十分陌生,像是从什么从未见过的、无助的地方隐隐传来。

“她才那么小……她哪里做错了……”

贾逸抱着他坐在那儿,手里攥着他握紧了的拳头,没有人来劝他,好像怜悯对他来说是一种折辱。

离天亮还有很久。

也或许不会太久。

 

早上七点多,辛廷在生物钟作用下自然醒,动作机械有序的走去浴室洗澡。

女儿那个比他小一号的刷牙杯子被他放在高处的台子上,他对着镜子刮胡子,检查了一下隔夜后有些红肿的眼睛,整理头发和衬衣,然后给公司打了请假的电话。

他感到有点休息不足的眩晕,扶着水池边缘把漱口水吐干净。

接着走去书房,打开了书桌最里面堆放着杂物的抽屉,将覆盖在最上面的杂物拨到一边,他的手指因为某个发现而停顿了一下,找到一把黑色手柄的锯齿刺刀。

辛廷斜倚着桌边,冬日清晨的薄薄的晨光照在他身上,他眯起眼,找到手机通讯录里一个几乎从来没拨打过的号码。

“喂?”

对方很显然是没料到委托人会这么早打电话来,但是本着敬业的精神,电话那头的人礼貌的问了声,“您不是熟客吧?”

“不算吧……我是贾逸的朋友。”

他掂量着手里那把刀。“我想委托您帮我跟踪个人。”

 

 


 
评论
热度(42)
  1. 孙黯特仑苏。孙黯特仑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预备下章开杀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