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以牙还牙(上)

我不只会写搞对象的啊喂

某黯。:

总裁出品仇杀爽文,没有CP也不供娱乐

平行世界熟人客串系列

 

 

辛廷坐在稀落落的白炽灯下细数着分秒,离女儿约定回家的时间过了十多分钟还没听见熟悉的敲门声,他为难着,给辛薇的手机发了个短信。

“别生气了,爸爸去接你吧?”

单身父亲小心翼翼的示弱口吻,辛廷也不知道正在闹别扭的女儿买不买账,只是因为等待而潜藏在心里的焦灼一点儿一点儿烧起来了。

他掏出另一个工作用的手机,看了一眼完全不想关心的公事,嚯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外走。

他一边穿鞋一边拨通了女儿辛薇的手机,响了整整四十八秒都无人接听。

某种糟糕的预感开始从绷紧的喉咙里往外冒,慢慢的他就控制不住了。

“喂,冉冉吗,我是薇薇的爸爸……哎,嗯,薇薇从你那里回来了吗?”

“啊?叔叔,薇薇七点半就回家了。”

“她没说去别的地方?”

“嗯……她可能顺路去糖果店了吧。”同班小女孩儿在电话那头声音糯糯的说,“叔叔你别着急,薇薇看着没有不高兴,她很快就回去……”

辛廷用力抓了一把头发又松开,疾步走去停车场把车开上辛薇常走的那条小路。

十二月底天黑得早,八点过后,偏僻的小路上就没什么人迹了。辛廷抓着方向盘的两只手青筋暴起,脑子里撕扯乱麻似的想着前几天跟女儿的争吵,争吵的内容现在看来已经完全不需在意,可辛薇哭得通红的小脸反而越发清晰起来,像是自虐一样。

手机响起来的那一瞬间他猛然踩了刹车。

他手机屏幕上沾了些冷汗,声音都是颤抖的,“喂?”

“你好,民警。辛薇的父亲辛廷吗?”

他从一种震耳欲聋的、巨大漩涡般的噪音中听见了。

“你女儿在市立医院。”

 

辛廷想不到事情是如何演变成这样的。

他站在手术室门口,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浇了一大桶冰水,眼前是护士递过来许久的化验单,手抖得始终无法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只是在今天走出家门之前,辛薇还是个噘着嘴把门摔得震天响的十岁小姑娘。

十七个小时过后,她躺在手术台上,伤痕累累的脸上盖着呼吸罩,左手的指甲掰断了三个,顺着耳朵流下来的血迹已经干涸,被泪水冲刷成了浅浅的粉红色。

医生们满头大汗,手术灯正对着她的下身,时不时有凝固的血块被清理出来,辛廷不敢再看下去。

他快受不了了。

“孩子……遭遇了轮奸。”女警官站在旁边,不知道该不该接着说,“阴||道撕裂,子宫出血,左耳有被掌掴后导致穿孔的可能……您放心,肯定能治好的……先生,要不您先去休息区坐一会儿吧……”

辛廷的脸白得像是新死的尸体,过了半天才开口,“犯人抓到了吗。”

女警点了点头,很快就有人叫她离开了,只剩辛廷一个人坐在走廊里。他不知道花了多久才回过神来,医院的钟表即将走到十点的时候,主刀医生走出来说可以见家属了。

医生摘了口罩,除了“太可怜了”以外也想不到什么妥帖的说辞。

“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您没有生命危险,但是……”

辛廷垂着眼睛。

“有些地方伤得比较重……有一辈子都无法生育的可能。”

辛廷刚跟朋友贾逸通了个电话,对方说正在赶过来的路上。他手劲大得几乎把手机捏碎,这才缓缓的推开病房的门。

灯光把整个单人病房的每个角落都照得苍白,过眼之处都是冰窟一样寒冷的白色,辛廷觉得自己几乎走不到病床前就要跪下去。辛薇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子,下面露出过大的病号服的衣角,脖子上的几处伤口蒙着纱布,眼睛紧紧闭着,几缕头发被血粘得打着结,辛廷屏着呼吸弯下腰想把它们捋顺了,他看见孩子插着输液管的手背,瘦得皮肤几近透明。

他把那只伸出去的手收回来,用力抽了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

他还听到外面赶来的贾逸和护士说话的声音,但沉睡中的辛薇没有任何对声音的反应。他转身出去的时候轻轻把门带上,一个年龄和他相仿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想了半天什么都没说,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去趟警局。”

“好。”贾逸答应得很快,做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我留在这儿看孩子。”

 

深夜的警局灯火通明,院儿里的警车还没停稳,透过玻璃门往里看也能发觉今天气氛不同于以往,所有人都行色匆匆。

当辛廷走到值班室说明来意之后,值班的安保人员还未开口,身后就有个三十多岁的警员把他推到一边,问,“辛先生是吧,您好啊。”

头顶的日光灯照得他脸色晦暗不明,辛廷虽然和对方握了手,但是看着他神情古怪的微笑,毫不掩饰的皱起了眉,“能和嫌疑人面谈吗?”

“等等,辛先生,您听我说,”有一点点啤酒肚的男人向四周看了看,把他拉到了大厅外面的吸烟区,还没说话,伸手递给他一支烟。

辛廷礼貌的摆摆手没有接过来,哪怕他耐着性子已经快到了极限,却听男人貌似关怀的问了一句,“孩子没大事儿吧?”

辛廷对于接下来的发展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他不是虚长了三十多年,他不傻。

“孩子看着年纪也不大,还不到十四岁呢。”

他的眼睛在灯光下泛着发黑的蓝色,针锋相对的盯着对方。

男人客客气气的,“我们本着协调的目的,问问您……能不能私了?”

“私了你妈逼。”

辛廷一把攥住他的衣领,跟没听见那些话一样,又重复了一遍,“让我跟嫌疑人面谈,不然检察院见。”

男人被迫扬起脸来,极轻地发出一声冷笑,在目前这种交谈氛围中听上去格外刺耳。

“给您五分钟时间。”他把辛廷的手揪下来,整了整挂着徽章的衬衫,指着里面的拘留室,“相信您会很快出来的。”

 

 

 
评论
热度(40)
  1. 孙黯特仑苏。孙黯特仑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我不只会写搞对象的啊喂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