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先生,您今天要来一点兔子吗

林封城: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1




    陌里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被风吹动的树叶,树叶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还有不远处,风铃被孩童拨动,“叮铃”“叮铃”的脆响。




    醒来时陌里的肚子上趴着一团毛茸茸的的东西,很温暖。梦里那树叶的响动,应该是它在她的衣服上摩擦脚掌的“沙沙”的声音。还有那风铃,定是它脖子上系挂着的铃铛在“叮叮”作响了。它好像睡着了。陌里用手指轻轻地戳了戳它的额头,它缓缓地睁开眼睛。




    朋友说:“‘叮当’明明是猫的名字嘛。而且,铃铛也不是兔子该戴的东西。”但陌里就是喜欢这么叫它。叮当是个安静的小东西,它不会把系在身上的铃铛弄得太响,只会有“叮”的微微响动。




    “如果你再不把这只兔子送走,我就把你送走。”




    陌里又想起了姨母的话。




    陌里小心地吧叮当从肚子上挪开,套好衣服,把被他踹到了床下的被子拾起来叠好。




    家里的人们都还睡着。陌里从冰箱拿了昨夜剩下的饭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把冰箱里剩下的最后一根胡萝卜喂给叮当。




    陌里看着叮当啃食胡萝卜的憨厚模样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震振了振。




    陌里接通了电话:




    “您好,陌里箜女生,对吗?”




    “对,我是陌里箜。”




    “我在网站上看到你有兔子要转让,见面聊一聊吧。来我家,地址短信发给你。”




    电话被挂上了。紧接着,是收到新讯息的提示音。




    把叮当送走的事情她已经拖了两个月了,现在是真的不能再拖了。




    陌里骑上自行车,把叮当放进车筐里,扔几片白菜叶进去,向着电器街出发。




2




    电器街是这里有名的富人街道。




    不过陌里按着地址找到这里的时候,失望的发现,这个人只不过是在这个繁华的街道边上,开了个废品收购站。




    什么破地方啊。陌里想不通,这种地方居然还有这么破的建筑。透过铁栅栏的缝隙看得到,院子里,灰尘厚实得像是泥土,墙边角缝生长着枯黄的杂草树木,裂了的瓷砖瓦片破碎一地,还有些缺了木腿的桌椅,没了底子的锅碗。再者,就是用绳子捆好的硬纸壳,以及杂乱的废铜烂铁。




    陌里怀里抱着叮当,抚摸着它脑袋上的绒毛,犹豫着要不要走进去。




    “您就是陌里箜女生?”




    迎客的女人很有礼貌。




    “对。刚刚与我通话的人是你吗?”




    “是的。”




    女人把陌里请收购站里建着的小屋子,接着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不收钱的对吧?”




    “是这样,但必须给它找一个好人家。”




    陌里打量着屋子,和刚刚在铁栅栏外看到的院子的景象,是一个风格。




    “兔子住哪?”




    女人拿来一个铁笼子。




    “住这里。”




    铁丝编制的笼子,尺寸尚可。




    “就不能散养吗,我觉得把它困在这么个小地方不太好。”




    “就是只兔崽子,还住哪啊?不在笼子里养着,粪球拉得到处都是咋整?”




    说着,女人把手伸进陌里怀里,揪起叮当的两只耳朵,把它提起来细细打量:“是挺漂亮。”




    陌里把叮当拽回来,抱回怀里。“不好意思。这只兔子,我不打算送人了。”接着,走出了屋子。




    “神经病!”陌里远远地听到了女人不满的话。得罪人也没办法,他得为叮当负责,尽可能的托付给一个好人家。这户,显然不行。




    陌里把叮当放进车筐,骑上自行车。菜叶已经吃干净了,家里为叮当准备的蔬菜也不多了,她该去集市买点给它吃的东西,毕竟,一时半会儿应该还找不到新的主人。




3




    集市里人群喧闹。




    白菜一元,胡萝卜一块二,芹菜和空心菜也都涨价了。陌里推着自行车,不敢把叮当从车筐里放出来,怕它跑到哪个摊位上,把人家的菜给啃上几口。




    西瓜三元。




    “店家,帮忙称半个西瓜,好些的。”




    “好嘞。”




    小贩抬起头和陌里说话的时候,陌里注意到这个穿着破旧的小贩竟是个学生模样,一身满是泥土的衣服,让他看上去苍老了有十几岁。仔细打量了一阵,陌里说:“原生?”




    “被认出来了啊。”




    他露出了两排白牙。




    “你初三那会儿退学了,之后就没再见过你,原来是在做这个。”




    “没本事,就只能干这个了。”




    递过来的半个西瓜,出乎意料的沉重。而被保鲜膜包裹住的瓜瓤,让陌里闻不到一点果香。




    回到家里,陌里把西瓜按在菜板上,一刀下去,汁水“呲”的冒了出来,整个房间都清凉了。接着,切出来一小块喂给叮当。陌里吃着西瓜的时候想起来,那个叫原生的男生,人很好,那年他被劝退回家,班里的人都哭了好久。




    口袋里的手机又振了振。




    陌里接通了电话。是一个男人打来的,约在青松公园,有要收养叮当的意思。




    去公园的路,要经过那个集市。其实陌里有点不愿去那个地方了,她怕原生见她又来了,是为了嘲笑他。




    原生的摊位还没有撤。




    客人是一个小姑娘,身形娇小。




    “买五个角瓜。”




    “五个,买这么多。你家开饭店的?”




    原生一边帮小姑娘挑角瓜,一边说。




    “自己家吃,我妈说买五个。”




    小姑娘摆弄着手里的手机,不时的笑几下。




    “那你一定是听错了。”原生听了,放下了拿瓜的手,“一个就够!买这么多,就算顿顿都吃最后也得坏!”




    争执了几下,小姑娘拨了电话,应该是打给母亲。交谈几下后,得知果然是记错了,一个劲的道谢。




    是不是有点好心过头了呢。




    陌里推着她的自行车,再次走到那个摊位旁。




    “有兴趣养兔子吗?”




4




    菜地里安静极了。听见水流的哗哗声,那是原生在为地里生长着的作物浇水 。聚拢在某簇花旁边的几只猫,各自盯着自己中意的花,不说话。偶尔传来几声动静,那是它们把手探进前去,抚摸花瓣,或是探嗅花香时鼻子的微微声响。小手一戳,花瓣上的水珠掉落下去,留下一行水迹。




    这里的水很干净。打水用压水井,把一瓢水倒进去,抬压几下就能出水,压的时间越长,水就越清凉。城市里的自来水是比不上的,陌里总感觉她家的自来水是呈黄色的,有时候流出来的还是温水,味道怪到极致,不烧开基本上喝不下去。




    原生摘下一个小番茄,用水冲洗几下,扔给陌里。陌里准确无误的接住了,放进嘴里,说,味道不错。




    这里种着些茄子、黄瓜、番茄,偶尔能看到些蝴蝶蜻蜓在这里停一停。还有着几只猫,十几只不会下蛋的鸡,两只生性顽劣的鸟。




    陌里想着,住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也不错。




    原生说,他曾养过兔子。那时,家中的一只母兔生了九只小幼崽,只可惜生产的时候是冬天,家人也都没发现,就活活冻死了。发现时,有几缕兔毛盖在幼崽的身体上,但显然并没有起多少作用。那天夜里,辗转反侧,脑海里回想的都是幼崽垂死挣扎和母兔忍痛从身上撕扯下绒毛的影像,背负了深深的罪恶感。之后,他没再养兔子。




    但原生人很好,很爽快的就答应了陌里,照看叮当的事情。




    兔子养在屋子里,弄一个纸壳箱当做窝,除了能在屋子里走动外,偶尔还可以在菜地里跑一跑,但不能待时间长,毕竟菜地里的东西是要拿出去卖的。或许,把它喂饱了之后再放出来是个好主意。




    “那栋楼是做什么的。”




    陌里指着不远处,一座看上去不高,还破旧的建筑。




    “废弃的,没人管。”




    “带我去逛逛怎么样。”




    “好啊,等我把水浇完。”




    原生说着,加快了动作。清水从花洒里涌出来“哗哗”的声音,在安静的菜地中清晰明亮。




 




5




    陌里坐在楼顶上。




    陌里怀里抱着叮当,有点失神的望着远方。在这里可以看到村子里的河流,稻田,玉米地,还有那棵挂满红线的神树。




    忽然太阳的光芒变得昏黄。天要黑了,村落像是沉浮在黄昏中的鱼,在透明的暖光下变得更惹眼了。他有些头晕,好像日月星辰在围着他的脑袋旋转,忘记了停下。




    但陌里不能继续欣赏下去了。他现在的问题是——




    ——他该怎么下去。




    原生站在二楼的窗户旁,探出半个脑袋,仰着身子,向着楼上喊:“你直接跳下来吧,地上潮乎着呢,摔不死。”




    陌里丢下来一个没有木柄的平底锅,扣在地上的一棵浆果苗子上:“说得轻巧,你上来试一下!”




    叮当是从四楼连接着楼顶的楼梯那里,一蹦一跳的爬上来的。这栋楼呆在这里有很多年了,好像原生还没有出生,它就有了。楼顶上灰尘厚实的像是泥土,墙边角缝生长着枯黄的杂草树木。裂了的瓷砖瓦片破碎一地,还有些缺了木腿的桌椅,没了底子的锅碗。原生的父辈说这里曾是个工厂,生产面包和啤酒。只是这栋楼现在已经没人管了,四下的几户人家就借来放些柴火木头,堆些农药化肥。另有些碎玻璃、玉米秆、烂菜叶,全天下的破烂都网罗到这里来了,这儿完全就是个废品场。




    手里怀抱着的叮当散发着的温暖。




    本来,陌里可以原路返回,从楼梯走下去。但在她走上来之后,碰倒了几个桌椅。接着,其余的杂碎物件就跟着倾倒,把楼梯口堵得严严实实。拽动任何一样东西,都牵连着另外一样。




    楼下有很多红砖,但用不上——这栋楼有四层,原生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垒那么高的。还有些木板,但想要拿它们做一个足够高的梯子,也是办不到的。




    “喂。”原生再次把脑袋伸出窗户,“原生看这儿有化肥袋子,要不要给你垒几层,摔下来不会太疼。”




    “砰!”又一个没有木柄的锅砸了下来,看来陌里对原生的提议并不赞同。




    “那我就没办法喽。”




    原生这样说着,拍了拍手上的灰,大摇大摆的离开。




    “臭小子你就这么把我扔这儿了?!”




    陌里在脑海中掐住了原生的脖子。楼顶的废物都已经被他扔的差不多了,他在一堆杂物之间坐下,用脚踢着破渔网、破椅子、破柜子。当作脚踏钢琴那样踹,只是听起来并不怎么好听,没有家里钢琴键发出的声音悦耳。




    陌里背过身试探着下去,但这里实在是太高了,向下看一眼就像是要坠落一般,预见到的下场是半截身子栽进土里。要是早点跳下去就好了,现在的土壤要比刚才硬不少。落下残废不要紧,疼是最大的问题。




    天色越来越暗,云都把亮色收起了。风吹的愈加厉害,像是要刮掉他脸上的皮肉。而陌里这时也饿了,却也只能坐在废墟里,一遍又一遍的抚摸叮当的绒毛。




    忽然传来“沙沙”的响声,陌里像是一匹受了惊吓的马匹,七手八脚地拨开杂物,冲到废墟尽头,小心的窥探着外面,却看不清楚任何。




    “开饭喽。” 




    原生提着装有热乎饭菜的饭盒,上衣兜子里装着刚刚采摘下的新鲜胡萝卜,寻找着陌里的身影。那沙沙的声响,是原生从二楼的水泥板开始,踩着每一层楼的窗棂爬上来的声音。




    原生看不到她。但原生知道,陌里正在某个角落里看着原生,等待他把它找出来。 




6




    “兔子送走了?”




    回到家时,姨母正靠在沙发上,看着热门的电视剧。见陌里回来时身边没有那只烦人的兔子,问了这样一句话。




    “嗯。”




    “这样啊。”·




    电视里,片尾曲播放完毕。到了播放新闻的时间。飞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到处访问的国家领导,还有永远都有事的外国佬。没什么新意。




    但有一起新闻,引起了陌里的注意:




    “瑶城近日破获一起黑心兔肉加工厂事件。兔肉来源于附近村子的村民,收购价格不低。加工方式简单粗暴,加工环境恶劣。在门口便可以闻到令人作呕的恶臭。据悉,该厂的兔肉已流通向全国各地......”




    陌里跑出了家门。已入夜,奔跑在路上,陌里感到整个街道的灯光都是摇晃的。在路边等了好久,终于是叫到了一辆计程车。




    到了原生家门口,陌里用力的敲着铁门,直到屋子里的灯光亮起来,有人走出来。




    “兔子呢?”




    陌里着急地说。




    原生把陌里请进屋。




    叮当正待在床边的纸壳箱里,安详地睡着。




    陌里松了一口气。




    忽然,家里的老式座钟荡漾了12下。




    “这么晚了,你在这里是打不到车的。就在这住一晚吧。”




    “我拒绝。”




    “哦。”




        原生这时身上穿的还是背心,他快速的穿好了衣服,然后说了句:




    “我去送你,看看能不能打到车。”




    这里是乡下,连路灯都没有。




    静止的夜里,能听到的只有叮当身上系挂着铃铛的喂喂响动。两个人绕着这个村落转盘转了一圈,也没见到一辆计程车的影子。




    “我就说嘛,你在这里是打不到车的。就在我家先将就将就。”




    “那我就将就一下。”




7




    原生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被风吹动的树叶,树叶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还有不远处,风铃被孩童拨动,“叮铃”“叮铃”的脆响。




    树林里,有一间咖啡厅,无时限的营业着。




    “先生,您今天要来一点兔子吗”




    戴着面纱的侍女。呈上一个碟子,碟子里摆着一个咖啡杯,杯子里,有一只楚楚可人的兔子。两只小手搭在杯子壁上,耳朵轻快的摇动着。




    梦醒时,原生正瞧着漆黑的天花板。扭过头,身旁的陌里正安详的躺着。枕边的叮当,也睡着,紧闭着眼睛,身子随着呼吸一胀一胀。梦里那树叶的响动,应该是它在床单上摩擦脚掌的“沙沙”的声音。还有那风铃,定是它脖子上系挂着的铃铛在“叮叮”作响了。




    “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原生轻轻的说。




    陌里仍闭着眼睛,装作没听到。




    而她心房里的花,却瞧瞧的开满了。




2015.1.14




打赏作者

 
评论
热度(34)
  1. 在上海官方博客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1     陌里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被风吹动的
  2.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orld·我》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1     陌里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被风吹动的
  3. 爱斯梅拉达之吻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4.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orld·我》
  5.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