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荊棘與觀復

Chapter Twenty

迈步走上最后一级台阶时,林慎初抬腕看了看手表,分针恰好指正在“12”上,把西铁城的字母Logo分割成两半。

7点了,回家时间比预计中的更晚,外面天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林慎初顶着寒冷朔风,走了很长一段路才叫到出租车回来,于是看着楼道里感应灯洒下一片橙黄色,也觉得无比温暖愉悦。

或许还因为有人会等着自己吃饭。

这个念头闪出来的时候,林慎初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笑意,他想起丁简桢那张有趣的脸,走出医院时和她通过电话,说可以请她去她喜欢的餐厅吃饭弥补。而丁简桢却在电话那头出乎意料地拒绝了他的意见,还乐颠颠地表示只管放心回家,不用管她。

不管你怎么行,林慎初在心底暗暗吐槽,以她平时在食物方面来者不拒的七把叉性格,多半现在正因为肚子饿,脸上表情已经从活力充沛衰减成一副萎靡的弱小状了吧。

他掏出钥匙开门,心里还在准备怎么安抚丁简桢那副萎靡状,却在门打开的那个瞬间被飘出来的气味弄得怔了怔。

“......好香。”

林慎初第一反应是怀疑自己该不会走错了楼层,但听见开门声音,从厨房里踢踢踏踏跑出来的家伙,确实是丁简桢没错,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小兔子围裙,和她一贯的风格很是般配。

“我回来了。”林慎初强掩住脸上失控表情,俯身脱下鞋子,在鞋柜中放好。

“嘿嘿,今天工作辛苦了~”丁简桢拎过他脱下的大衣,挂上衣架,“饭菜都好了,就等你回来下筷。”

“等急了吧?”

走进客厅,饭菜的香味变得更加深浓,向来只被自己放过书本资料和笔记本电脑的西餐桌如今被菜肴满满占据,好像一群意气风发的罗马士兵。

林慎初凑近仔细打量,餐桌中间,电暖锅俨然就是菜肴军团的头子,咕嘟咕嘟煮着贡丸和蟹肉棒之类火锅料,可乐鸡翅,乌贼治部煮,海苔鸡蛋烧和金平牛蒡围绕四周,临到末了,还有个炖着茶碗蒸的小盅,一截朱红色虾尾翘在平滑如镜的蒸蛋和葱花中间,很是诱人。

“也没有啦~”丁简桢拿着碗筷出来,对林慎初脸上的表情感到很满意,在桌上放下东西,又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其实这些东西都刚完成不久,你要是早回来,恐怕也只能饿着肚子看我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呵呵~”

“全部......都是你买菜做的?”林慎初看着一大桌菜,还有点回不过神来。

“请在那个‘全部’里加上锅碗瓢盆,油盐酱醋和一个小电饭煲。”丁简桢朝他扁扁嘴,“你的厨房和你做菜的技术一样,贫瘠得简直叫人想哭。”

“我负责吃么。”林慎初笑起来,走到厨房去洗了洗手,和丁简桢一起在桌前坐下。

“那个......”刚拿起筷子,却注意到桌对面的视线明显局促不安,林慎初停下动作,回望过去,“怎么?”

丁简桢支吾几秒,终于吐出答案,“我不是很保证味道啦......”

“没事,”林慎初心想原来是担心这个,于是认真夹起一筷牛蒡放进嘴里,眼尾那丝笑意却带着点捉弄,“要是5分钟之内我突然倒下,别忘了叫救护车。”

“......你还真不愧是顾主任的得意门生。”

不过,打嘴仗归打嘴仗,林慎初刚把嘴里的牛蒡咽下去,丁简桢的视线就又投过来,眼里满是期待,好像一只叼着飞盘跑回来等夸奖的摇尾巴小狗。“怎么样怎么样?”

“好吃。”这次是彻底认真了。

林慎初惊讶于丁简桢做菜的手艺,平时看她大大咧咧一副三岁半的样子,完全没有精于下厨的影子,就算有人跑到他面前告诉他说丁简桢是个做菜高手,他也一定会当这人在开天大玩笑,完全不可能当真。

“你哪儿学的这么多菜?”林慎初又夹了块鸡蛋烧,“赶上餐厅大厨的手艺了。”

“之前在网上看的。”丁简桢伸筷从暖锅里戳个贡丸上来,咬一口,抬头朝他嘿嘿笑,“只是一直没什么试验机会。”

“说到底我还是个试验品。”林慎初忍不住笑,“不过很久没有在住处吃饭了,感觉真好。”

丁简桢往嘴里扒两口饭,“现在炊具什么的都有了,平时你下班回来也可以自己做饭吃——要打印个什么《简单菜肴100种》之类的给你么?”

“算了,我下厨的技术我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林慎初想起之前被自己煎成半炭状的荷包蛋,“平时应酬也不少,就算自己做菜的话,第二天基本没什么机会再吃,坏了可惜。”

“哦。”丁简桢对他的回答看起来也不怎么失落,开始专注消灭乌贼治部煮,“这样也好,每次我来你就会眼巴巴盼着我给你做好吃的了,嘿嘿~”

“美吧你。”林慎初从锅里捞了个大虾夹进她碗里,“海鲜都归你。”

“诶,你不吃?”

虽然这样问,不过丁简桢脸上却明显写着“真的全给我么?”这样的激动表情,林慎初往暖锅里扔了几棵菠菜,心安理得地接受丁简桢回夹给他的可乐鸡翅,“嗯,我不太喜欢吃海鲜。”


 
评论
热度(3)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