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春生的姑姑是被狼咬死的。


    早些年前的黄蒿村,草比人高,粮食生长得还不如野草旺盛。虽说犯不上挨饿,但饭家家户户都免不了有那么几顿吃不饱。村里人都没几个钱,卖便宜粮食的车从不进这个村子,没能力搬走的,只能自谋活路。可惜土地贫瘠,没什么种植技术,作物种不活几个。若想出门找点野浆果,黄花地丁,还得提防着狼。

    村子里有狼。

    女人和孩子不出门,外出找吃食的活计都是男人干的。男人们外出,都得带上斧头,带上刀子。斧头不能钝,刀子也得尖利,刺进畜生脑子里,能直接毙命的才行。男人们出去当然不能光顾着找野菜野果子,也得碰碰运气能不能遇上个野山鸡啥的。春生的姑父厉害,他杀过数不过来的动物。像是野猪,他就杀过好几头,有一回还把七八个野猪崽子一并带回家了。刀刺进野猪的身子里,不会流血。等你把刀子拔下来,血才涌出来。说来也残忍,那时候,人们只要见到了什么动物,就得带回家杀了吃肉。

    那时候动物还挺丰富。野鸡野鸭,野兔野狗野猪,好像啥都有。看到这儿有的人该说了,虽然吃不着多少米面,天天都有野味吃不也是挺幸福的。

    还有狼呢。

    男人们存在的意义,就是每天去找能喂饱家里女人和孩子的一切能咽下肚子里的东西。男人们外出找吃食,永远都战战兢兢。大多人都平安的回来了,但死在狼爪子下的人,也不少。狼是成群出没的。哪个腿脚慢的让狼给盯上,没有枪,八成就活不了。

    ——你让他们去哪里弄枪!

    住在村口的宝刚叔,就是被狼咬死的。

    那天晚上,宝刚叔好端端的的坐在家里,忽然就听到撞门的声音。他以为是谁家的孩子跑来玩了,把手上的东西放下,去开门。当他的手刚刚触摸到门锁的时候才从一旁的玻璃窗子看见,门外——满满的,都是闪着幽暗红光的眼睛。他看见有数以百计的狼,在撞击着铁门。撞歪了铁门,没能进来,又去撞击窗户玻璃。一下、两下、三下,玻璃上的纹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壮大。“哗啦”,玻璃全都碎掉了。成群的狼,越过了破碎的玻璃,涌了进来…… 

    在那之后,村里的人把窗户都给封住了。若非想要见见光,就在高处开两个小窗,狼进不来就成。那些还用着木头门的,也都赶紧用铁家伙换掉了。

    冬天是最难熬的。

    到了这个天寒地冻的时节,还活蹦乱跳着的动物,差不多只剩下狼了。

    春生的姑父在狩猎时,姑姑热了昨晚剩下的菜,跟村里来串门的男人们喝酒。几口菜,几杯酒下肚,姑姑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了,豪爽起来,有啥说啥。从东聊到西,从南聊到北,从国事聊到家事。当问及自己家的男人时,姑姑直摆手,说,我家那人,他不行!还没等在野外苦苦寻觅猎物的姑父把喷嚏打完,姑姑已经跟着几个男人在炕上抱成一堆,衣服扔得到处都是了。这些个男人欢呼着,像是在敲打什么的东西似的,把身子下面的女人弄得大呼小叫。

    回到家姑父的手上没有东西,一个劲的怪自己没用。姑姑没怪他,把炖好了的集端上桌,说,邻居送的,趁热吃了。姑父也没问是谁送来的,夹起鸡肉就往嘴里送,看着好像好几天没吃到饭似的。吃到一半,姑父鼻子动了动,有些纳闷的说,这屋子里咋有一股子骚味儿?

    姑姑没作声。

    在那之后,姑父就算是空手回家,也饿不着——总有乡亲们来送鱼送肉。

    姑父说,家里肯定有什么东西忘了处理,现在坏了,不然这股子骚味儿怎么就不散了呢。


    事情是在一个月后才败露的。

    那天姑父打猎回来,发现家里的门敞开着。

    ——现在可是冬天啊!

    姑父跑进屋里。没等走进,一股子血腥味就扑过来,闷得人喘不上气。屋里头,横七竖八的,赤条条的,血肉模糊的,躺着几个人。在炕上的那具是他老婆,一定是的,因为满屋子残缺不全的尸体中,只有这一具是长发。屋子里满是雪印子,不难看出,有狼来过。这些人无疑是被狼杀死的。狼的数目多,非常多。

    想象一下吧。屋子里,男人们和女人脱得光溜溜的,在身子上摸索不停。正在气氛最火烈的时候,就要忘乎所以的时候,忽然发现,身后有一群露着獠牙的狼,在望着他们。

    接着,狼群跳跃,扑倒男人们的身上,男人们尖叫,抄起周围能抓得到的一切东西。灌着开水的暖壶,布条还潮湿着的拖把。他们尝试反击,用拖把的杆子生生捅死了一只狼。但他们只赢了其中一只,后面,还有更多。

    姑姑的下半身 ,两条细腿已经没有了。那些裸着身子的男人们,肚子里的东西都外露着。命根子,左右手,左右脚,都没了。

    村子里一下子多了好几家的丧事。好些女人成了寡妇,姑父也没了老婆。


    这个故事是春生的姑父告诉他的。

    春生搞不明白的是:

    门。是被谁打开的。

2015.1.7

打赏作者

来源:林封城

 
评论(1)
热度(36)
  1. 在上海官方博客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2.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春生的姑姑是被狼咬死的。     早些年
  3.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orld·我》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春生的姑姑是被狼咬死的。     早些年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