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喜欢就是甜蜜。

这是一间极小的屋子。
屋子里藏起了许多甜蜜的蛋糕,香脆的面包,或是以融化的巧克力淋洒上的曲奇,又或是香甜冰凉的抹茶红豆慕斯。

若是你每日早晨七点钟准时起床,打扮妥当后下楼,找到餐厅,等待着你的又不只是这些。各式各样的家常菜,清脆爽口的凉菜,一杯热牛奶和咖啡,还有一个穿着独特却不怪异,用口罩遮住大半张脸的人。

“嘿!别想了,那人可是我的。”

今天九栗上的是早班,六点钟早早的就洗漱完毕到了厨房,里面已经有两三个人四点半就已经爬起来忙活了,九栗精神充沛的挨个问早。
与隔壁的屋子只隔了一面透明的玻璃,白色的灯光晃的九栗看不清墙上的钟,低头却看见底下那人微微的比了个手势,九栗心里柔软的发酵着,脸上却不动声色。

把昨日烤好的面包一一摆好,各种口味的慕斯,水果蛋糕,再把长长的法棍用红布包裹着,切下几块,灯光下的果酱也很是诱人,九栗审视了一眼,已经六点四十分,她跟同屋的人打了个招呼,解下围裙准备去轻松一下。

坐电梯到三楼,拐角有个无人的小屋,现在还早,四周静悄悄。九栗在黑暗中轻车熟路的掏出一盒香烟,打火机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房间里,火光一闪而过,却让九栗一眼就发现了奇怪的地方。
屋子里还有个人。

正准备开口腰间却被人不轻不重的掐了一下,九栗打了个寒颤,明白了是谁后安心下来。
那人从九栗的兜里重新拿出了一根烟,九栗要给他点上,却听见黑暗中一声轻笑,下巴被握住,突然凑近过来。
烟头的火光逐渐蔓延,九栗看着凑近过来的脸庞不知该说什么好,那人点燃了烟后重新抽回身子,只剩那零星的火光在黑暗中一明一灭。

气氛有些微妙,随着烟味一起游荡在九栗四周,九栗扭头又看了一眼那火光,直觉判断出了大致位置,她戳了戳那人腰间,一声微弱的询问“恩?”

九栗拿掉了那人嘴唇上的烟头随手弹开,搂住脖子亲吻过去,那人身体一僵,然后无比配合的弯下了腰,任九栗粗暴的蹂躏自己的嘴唇。
分开后九栗的脸烧的滚烫,庆幸他在黑暗中无法看到。正准备离开这个狭小的房间,那人捏着她的腰给她拎了回来,顺手还摸了摸她的小肚子,耳边传来的声音温热却听不真切,那人说
“怎么,非礼完了就想跑?”

这次亲吻的时候九栗的腰被揽着,被碰过的皮肤全部开始烧了起来,透过胸膛振动着的笑声藏在喉咙里。
突然外面一声咳嗽,还有走步时传来的琐碎声响,吓得九栗心扑通扑通直跳。
外面的人很快就走过了那间气氛过于热烈的小屋,九栗赶紧推开了仍在笑着的人,从楼梯一路逃回了藏着她甜蜜的那间小屋,一会那人下颚染着一点红色回来,隔着玻璃笑得一脸得意。

九栗把新烤好的一盘牛角面包换了上去,口罩把那人下颚一丁点红也给遮住了,回到屋子里九栗习惯性的抬眼看向钟的方向,又随即低头。

因为无人,那人在胸前比出了手势给九栗,七点零一刻,九栗想了想,用手指了指对方,又点在自己下颚出,那人很快就明白了过来,用手抹掉了那一点红色。

这时有人到屋子里来,打扰了空气中的微妙。一切又像刚开始一样。

“这间屋子里的甜蜜,只有他能尝。”



文/D先生。

 
评论
热度(3)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