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这天,余树钱突然对唐块说,带我去你家吧,咱班同学的家我都逛一遍了,就差你一个了。

    唐块吓了一跳, 余树钱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余树钱人挺好,和他关系也不错。但唐块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家在哪,是做什么的。

    在瑶城生活的人都知道,长青路三顺烤肉店旁边有个大楼叫不夜城。白天不开门,晚上人爆棚。不是酒吧,不是KTV,也不是夜总会,这儿是个洗澡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外地人来了这里都得发问:一个只在晚上营业的澡堂子怎么这么受欢迎?

    这里头幺蛾子多着呢。

    “不夜城”三个大字挂在门头上,晚上还闪着光,居高临下,人老远就能望见它。进了门啊,一股子水蒸气就扑过来。如果你戴着眼镜,不管冬夏,都必须得摘下来。在你用衣角擦镜片的时候,一个看上去有点老的女服务员会把拖鞋送过来。等你把鞋换好,她就会把你的鞋拿走,拿哪去了不告诉。你若问,她会说:结完账就还你了,丢不了。这时候你该注意到了,墙上有块板子,写着各项服务的价格,都不便宜。柜台里坐着个模样端庄的小姐,摆弄着鼠标,时不时笑一下,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大厅里能看见两条路,往左走就是公共浴池。男浴池灯光常亮,女浴池是基本不用的。在柜台领了钥匙,就能进去了冲澡了。这里头冷清,除了一两个在这儿打工的赤身精条的小伙子,就看不见什么人了。

    人都哪去了?这就要说一说另外一条路了。往里面走,能上二楼。这里有客房,能洗澡,能睡觉,户型多,有电视有空调,不比宾馆差。开了客房,就能叫按摩服务了。按摩技师有男有女(男技师一般没什么业务),可能按摩手法不怎么样,但长相和身材绝对都是一流的。服务也周全,按摩完了,还能搂着睡觉,不多花一分钱。所以,摆着现成娘们不上的男人,还真没有。

    唐块住的地方进了门就能看见。偌大的前厅里,就突兀的有着这样的一个小屋子。这屋子是后建的,本来唐块和父母住在一起,后来不知怎的,有一天突然给他多搭了个屋子,单独睡。这屋子没有门,床和桌子摆放的位置也有问题,客人一进门不仅能看见这个奇怪的屋子,还一眼就能瞧见他。来这里消费的客人们都注意到老板娘的这个儿子了。后来在唐块的强烈要求下,家人终于舍下钱来,给他安了个帘子。他不想被熟人看见。除了那些专门买身子的鸡鸭鹅,人怎么能够住在这种地方?只有嫖客,那还得是常客。虽然这里是洗澡的地方,有浴池,装潢也大气,吊灯也亮堂。但吊灯再亮,这也不是个正经地方。

    唐块为了不让别人知道他住在这儿,放学从来没和同学一起走过。回了家就躲进屋子,整晚上都不出去。天蒙蒙亮就去上学,早饭提前买好,方便面、火腿肠之类,在路上吃,中午的那一餐也在学校里解决。后来父母觉得总这样不行——正长身体呢,净吃些垃圾食品怎么能行。就派人送饭。同学们对唐块的身世很感兴趣,有人说他的父亲是上市公司老板,还有人说是在某个中学任教的老师,还有的,说他的父母是扫厕所的清洁工。对这些,唐块都只是笑笑。对于他家里到底是做什么的,只字不提。

    家人和唐块沟通过。跟他解释,职业无贵贱,只有是靠自己的能力挣钱,这钱来的就是光荣的。但他听不进去。后来唐块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去看心理医生。医生听了唐块的叙述,和唐块的父母制裁了当地说:你们干一天这种营生,他就得抑郁一天。

    “那你就抑郁着吧!别耽误老子挣钱。”回到家,父亲是这样跟唐块说的。

    唐块十五岁,相貌端正,脸白净,身子精瘦,是女生看了就喜欢的类型。见了他的人都说,这孩子身上啊,有书生气息。必须好好读书,将来肯定有出息。长得好看,朋友自然就多。这朋友里就有于树钱一个。

     余树钱这人有点怪。他喜欢刨根问底,从一个问题可以延伸到几十个问题。所以,唐块尽可能的避免为他提供任何可以发问的机会,但该来的总是回来,躲不了。

    “ 带我去你家吧,咱班同学的家我都逛一遍了,就差你一个了。 ”

    “不行。今天我乡下的奶奶来了,她不愿见生人,会发怒的。”唐块迅速的说了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深深的被自己的智慧折服。

    “那她什么时候走?”余树钱接着问。

    “一时半会儿走不了,要住好久好久。”唐块认真地说。

    “那你告诉我你家大概位置在哪吧。”余树钱比划着。“是东边的锦江社区,还是南边的星海花园。”

    “锦江社区,靠北的一栋楼。”唐块含糊的回答了,而他连锦江社区在哪他都不知道。

    “靠北?噢,我知道了。”余树钱眼睛稍稍发亮。“那边有个图书馆, 全国第五大呢 。你一定经常去吧。我一直想去看看,但总是找不到位置,改天你给我带个路?”

    “行,行。”唐块满口答应。

    话是这样说,但唐块也不知道这个图书馆到底在哪。于树钱提起这事,唐块就拖到明天。一拖再拖,拖到最后,余树钱干脆就不提图书馆的事了。


    不夜城旁边有个诊所。

    这诊所开在这里有好些年月了。管不了大病,去的人都是得了感冒,打针买药的。因为价格便宜,头几年生意一直很不错。但后来居民们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都去大医院和大药房去了。这个小诊所就这样没落了。诊所本身也破旧,有一次唐块路过这个诊所,发现诊所的房子开始拆了,感觉可惜。他小时候常来这里买药的。

    唐块多虑了。

    不久后,一家新的医院拔地而起。这家医院的院长还是原来诊所的医生,护士还是原来诊所的护士,只是不再只管感冒了。挂上了新的牌子:“ 瑶城第一男科医院”。大牌子旁边还有两个小牌子,分别是“性病专科”和“性功能障碍专科”。开在不夜城旁边,还真是瞄准了商机了。自从这家医院开起来,上个月这个人进了不夜城,下个月就得去这个医院的某个专科,相当方便。

    ——唐块搬家的心都有了!


    而余树钱也始终在烦他,“什么时候带我去你家呀。”“你那个乡下的奶奶走了没啊。”,唐块尽量都搪塞过去。而这一天,他居然自己找来了。

    哦,他不是“找过来”的。准确的说,他是慕名到这里来洗澡的。他领了钥匙,14号。把衣服脱个精光,锁在柜子里。接着在浴池里好好的洗了个澡,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洗得干干净净的。等他从浴池里出来,拿了白毛巾擦干了身子,换上了这里的宽松衣服,就去找服务员开单间了。他走向柜台,说,开个客房,要大床。

    “要按摩吗?男技师女技师?”

    余树钱忽然惊住了,这声音怎么会这么熟悉!唐块也惊住了,服务员去解手,他替一下班,怎么就撞见熟人了呢,还居然是这个人。唐块要解释,想说自己是在这里打工的。而这个时候,母亲从一边走过来,说:“儿子啊,饭做好放你桌子上了,先回房间吃饭吧,这里我来。"接着,一个从客房里出来的按摩女见了唐块的母亲,说了声老板娘好。

    唐块僵了几秒。未等余树钱发话,便一个箭步冲出了大楼。

    后来有路人说,那个孩子从他身边“嗖”的就冲过去了,好像没看到有车正在开过来。

2014.12.20

打赏作者

--------------------------------------------------

瑶城:虚拟地名    (到底存在与否并不清楚)

来源:林封城

 
评论
热度(31)
  1. 在上海官方博客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这天,余树钱突然对唐块说,带我去你家吧,咱班同
  2.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手可摘星辰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这天,余树钱突然对唐块说,带我去你家吧,咱班同
  3.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这天,余树钱突然对唐块说,带我去你家吧,咱班同
  4. 林封城林封城 转载了此文字  到 《World·我》
    文/林封城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署名)     这天,余树钱突然对唐块说,带我去你家吧,咱班同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