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练笔]元夕

Tiki(´•ω•`):

练笔:元夕


→初次玩儿民国风,和sun的是姊妹篇百合文 @卿汜Sunkira. 


少君灵巧地把一头碎发绾了个结儿,朝窗户口痴痴地望了眼。大大小小的霓虹彩灯配着月亮,映得江面波光荡漾,搅着明晃晃的艳红,煞是好看。她收拾了几件零散什物,终是呆坐窗前,不言不语。假使真是看今日夜色看得入迷,也不至于到这般境地。


“开开门罢,我的大小姐,今个儿元夕……”叫门的女佣忙哽住了喉头。只听得少君房间一声巨响,愣是把她逼得哑口无言。好一会儿,女佣又怯怯地道:“大小姐……老爷当真把那歌女给请来了。”


“她才不是歌女!”少君一跺脚,发难道,“不许胡茬!庄惠她可是堂堂军官夫人!”


“看来啊,咱们少君长大了,懂得冲别人发难了。”隔着门,张庄惠从一楼信步走来。女佣咬牙切齿地瞪着不速之客。大小姐少君尤为喜爱面前这位张夫人,在本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偏生地位压在头上,女佣也不敢撂下狠话,站在原地发闷。


这张庄惠原是资本家的掌上明珠,送到外头喝了一肚子洋墨水,学成归来后却因兄长纨绔挥霍,境况大大不如从前,终究沦为政治联姻的工具。落魄时,她甚至四处卖唱,落得个不太好听的名声。不过,少君只晓得她夫家姓展,被父亲轻蔑。少君与张夫人青梅竹马,自幼情深。恰逢最近少君也被定下一桩莫名的婚事,更是彼此惺惺相惜。


不及张庄惠再开口,少君便旋开了锁。


庄惠自是极爱美之人,一身妃色绸缎旗袍,漆皮靴子,羊毛料的方格披肩。红唇衬肤白,曲线玲珑;少君以往赠与她的玉石簪子也佩着,中间青蓝相间,镂空挑花的纹路,显出几分贵气。她生得面容姣好,柳叶眉弯弯,丹凤眼媚光流转,仿佛要滴出泪似的、柔情满溢。可惜雍容华美高攀不上,但确是够得着“清秀”这条枝桠。少君瞧着那纤瘦手臂上的首饰,尽是些时兴的款式。


哪知庄惠是喊少君出去采风的。她笑道:“猜谜别有一番情趣。”少君不情不愿地套了上衣,慢腾腾跟上去。心窝窝里装着能同庄惠独处的欢喜,倒像打翻了香薰罐子,甜味一个劲儿地涌上来。


待到集会,中山装的青年搀着小姑娘的手路过她俩。阖家出游的不在少数,小孩穿着短袄互相追逐。少君挑了糖葫芦串儿,衔在嘴里含着。不远处有人摆摊算卦,庄惠一边跟陪侍的女佣贫了几句,一边就这么径自走到那儿。


“少君,算算运气?”“得了吧,封建迷信,父亲会讲我的,”少君道,“你留洋那么些年,还不知晓这鬼算卦的都是骗大洋的?”


“就一次,好少君,今天可是过节,下次我们又不定要见不着了!”庄惠哄道,转而吩咐老先生,“请帮我们算算。”


老先生仙风道骨,年且六七十,一派装腔作势地玩骰子叫少君直想发笑。庄惠静悄悄地拉住了少君的手,在她耳边讲解国外的节日。她应是听不清楚了,只记得那几根手指上的温度。灯会的猜谜纸被二月寒风吹得飞扬,她却是体会不到冷,体会不到时间了,好想、好想永远留在这儿。


————————




写得好不像【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32)
  1. Honey BulletHoney Bulle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