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海棠春•2

卿汜Sunkira.:

更的少了点别嫌弃
说好的尽快 又..。
写这么多就是说明异性恋没好下场(x
----------------------------------------------


无双这厢刚要睡下,那头天光乍亮,就听见下面一片哭喊嘈杂,刚酝酿出的睡意就被打散了。
她披上外褂蹙着眉开了朝着楼梯井的窗子向下边望,“哪来的小蹄子,大清早跟这叫丧呢?昨儿个晚上不累是不是,折腾个甚!”
下头的人显然是给吓了一跳,哭声一下就顿住了,无双刚要把头缩回去,哭号声又起。无双指尖点着太阳穴心里陡然泛起股火,咣当一声砸上窗开了门就朝楼下去。

她那屋子让楼梯扶手给挡着看不清情况,只知道是有人没好动静的干嚎,到了下面一瞧倒真真是让她愣了。厅子中间搁了张席子,看着像是下头蒙了个人,旁边的男人跪在地上哭天喊地的,无双眼尖,一下子认出这是前些日子拐着楼里霜白私奔的书生。
老鸨坐在八仙桌前翘着腿边嗑瓜子边斜眼看他,“说吧,想怎么着啊这是。”
听人发了话,干嚎声登时止住,人也不哭了,抄起袖子抹了把脸,看热闹的姑娘们一瞧,好嘛,干打雷不下雨啊这,丁点儿眼泪都没有。
“您也知道霜白她前些日子跟了我——”书生刚一开口就让姑娘们啐在了脸上,“屁话,什么跟了你,分明是你鬼话连篇的哄着她私奔的!”那头跟霜白私交不错的姑娘一下就红了眼圈,纤纤指用力绞着帕子险些扑上去给他几巴掌,无双见势不对忙给拦下了,“长琴,你且听他说些什么。”“听什么听,人都已经去了,还有什么用!”长琴咬着唇,眼泪就簌簌落下来了。
“你让他说,霜白平日里跟姐妹们都是要好的,哪个有事她都帮衬着,今儿闹出这么个事,不管这么说都得有个交代。”无双说着剜了那书生一眼,把长琴带进怀安抚性的拍了拍。长琴呜咽着点头,眼泪把无双肩头的衣裳洇湿了一大片。
“话不能这么说啊,”书生眼睛转了转开始为自己辩白,“她要是没那个意愿,人话鬼话都哄不走她,妈妈,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儿。”
“甭跟这儿贫,麻利着说,说完赶紧滚蛋,老娘还要开门做生意的,真他妈晦气!”老鸨眉头蹙着,五官皱成了一团。
“是是是,”书生一阵猛点头,“霜白她跟了我,我俩在城南的破屋子里住了一阵,她身子弱,受了风寒,没捱过几日就去了。”“你这是送她回来?”无双接了一句。“不,”书生又摇头,“她之前跟我说过这几年在楼里攒了些银子,我的意思是拿出来...”没等他说完这边已经骂声一片,无双不怒反笑,“这圣贤书可真是读狗肚子里去了,自个儿窝囊不说,钱都要到妓女身上了。”
无双话音刚落,书生哗啦一声把席子给掀了开,就听阵惊叫和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姑娘们纷纷别过脸。这哪还有霜白当初温婉可人的模样,半赤裸的身子上是斑斑点点的疮疤,余下的完好的皮肤也是暗沉泛青的。他又把席子遮上。
“让你们见见人,免得像我糊弄你们似的,你们话不能这么说啊,哪有跟银子过不去的!”书生说着就猛眨巴眼睛企图挤出几滴眼泪,就见楼梯上有人脱下绣鞋往他身上砸,“好悬挤瞎了你的眼!”
书生低头躲过,“我对她也是有情的,可她病着时候药钱都是我自个儿掏的,那不是小钱,我手头也不宽裕,这些帐是不是得算上啊!”
“呵,闹半天是讨账来的,”老鸨冷笑,几个打手已经抄了木棍围上来只等着下令,“那我今儿也跟你细算算,霜白在楼里一个月给我赚的银子够你个穷酸书生过活两年,赔钱的是我!”老鸨伸手拍了拍自己胸口,“你这是断我财路呢?现在人死了反倒过来讨钱,还有没有王法了!”

无双抱臂冷眼瞧着他,“妈妈你还跟他啰嗦什么,打出去算了,都累着呢,让这么一闹睡都睡不安生。”
“倒不如给几个钱让他回去,闹吵吵的不像话。”就听着传来个脆生生的声音,所有人都转过脸去看,就见斜阳穿了身白底的缎子长裙倚在门廊下边,裙摆上绣的点点红梅闪着熠熠的光。
“给什么给,今儿给了明儿还得过来闹!”无双一挑眉,颇为不善的瞧她。周遭不少人跟着附和,斜阳一脸莫名其妙,“给不给随你们,我管不着,吵的我在后院都睡不好。昨儿给我送饭的是你吧?”她偏着头看了无双一眼,“都让雨淋了。”扔下这么句话就转过身袅袅娜娜的走了。
那边老鸨从兜里掏了块碎银子往地上一扔,书生忙爬过去捡了,又苦着脸嫌少,没等开口就兜头挨了一棍,闷哼了一声把霜白撇下自个儿跑了。

“没骨气的东西!”老鸨冷哼一声,“除了这皮囊还看得上眼,也不知道霜白这死丫头看上他什么了。”
无双把口袋里的碎银子掏出来摆到桌上,“着实没攒下几个钱,凑一凑把人葬了吧,也不能就这么搁着。”一群人零零散散的凑够了棺材钱,席子被下人七手八脚的抬了出去。
“行了行了都回屋去,甭看了。”老鸨开始赶人,看热闹的姑娘们呼啦一下就散了,无双把褂子裹紧了些就跟着上了楼。


TBC.

 
评论(3)
热度(16)
  1. SunkiraSunkir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