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叶浅集

临表涕零且不知所云系列……借此机会感谢一直给我点小手和小红心的读者们w!

Tiki(´•ω•`):

1 邂逅

老教学楼里弥漫着一股怀恋陈旧的味道,阿绫打了个哈欠,沿着狭窄的石制楼梯行走。直到眼前出现那扇厚重木门,她的视野终于豁然开朗。

太阳透过天窗投下方块状的、毛绒绒的光斑,花瓶插着一束从校内采来的当季鲜花。临风的窗口,帘子拂动。值班老师趴在电脑边打盹,发出小小的呼噜。地板每踏出一步,就会响起同样小小的声音——仿佛空中楼阁。

午休时间很短暂。仅有的一名访客低垂着头,长发立刻把她与世隔绝,传来牢不可破的气场。阿绫找不到想要的书籍,不免焦急失措,又不敢叫醒值班的人,只能四处乱窜。刚刚掠过那人的时候,便一不小心碰到了对方,落下一个轻薄的玩样儿。

“同学,”阿绫小声说,“你的东西掉了。”

她比那女孩高半个头,只是站在后面平伸手臂,就几乎将后者环抱。

女孩淡淡道谢,试图弯腰捡起失物。阿绫快她一步,已经把借书证握在手中。

 叶浅。

她默读其上的字迹,不禁思索是否真的有这名同班同学。这所女校的初中并不会换班,每学期倒是时有转校生、交换生拜访。

忽然有人将卡片由侧面轻巧抽出,阿绫感到困惑,随之抬头——叶浅如同机敏的小兽,狡黠地微笑,青涩与妩媚隐隐约约流转丛生。她眯着眼睛,用书挡住半张脸,手指纤细白皙,长而密的睫毛被阳光镀上一层金黄。阿绫甚至能闻到她头顶玫瑰花露的芳香。

当阿绫仓惶游移视线时,叶浅的脖颈赫然在目,白衬衫下隆起的锁骨带着精致的轮廓。少女特有的细腻色泽让她恍惚地怔住。阴影中,温暖吐息升腾,最后化作链条,把阿绫拴在原地,叫她动弹不得。

“谢谢,”叶浅挥了挥手中的旧书,“幸好你提醒我了。”

 她的声音很冷漠,也许更该称为理智、自信,是完全独立的强大。不过阿绫已经完全听不清、听不懂了,她睁大被尘埃刺痛的眼睛,极力分辨封面上那几个手写小字。

《张爱玲文集》。

“你喜欢张爱玲?”

“可能吧,”叶浅耸耸肩,“只是考察罢了。”语毕,她将书塞回去,安静地离开。

阿绫悄悄盯着叶浅笔直的背影远去,重新取出那本著作,找到先前被翻动的地方。泛黄的纸张十分脆弱,长久光阴致使墨字褪色。

那页的开头印着“不幸的她”。那是张爱玲在校内期刊《凤藻》上发布的处女作。

2 上学

叶浅上学需要经过一条弄堂。

阿公嚷嚷着“记得早点回来”,听着父母的拌嘴,她迷迷糊糊地端起牛奶盒离开。天线的电波在头顶交汇,耷拉下一两条衣裤。叶浅穿过深秋朦胧的薄雾,以及歪斜的自行车架,继续沿着高高的边墙行走。对门人家还在为了早餐争吵,水房挤满了早起的上班族。烧菜或是热水造就的蒸汽,与小窗溢出的油烟交错纵横。其上凝结的、厚重暗黄的油垢,叶浅只看了一眼就觉得恶心。至于二层的住户,有人搭了晾晒什物的台子,几只好奇的麻雀正低头盯着她,又被骤然昂扬的新闻广播给吓飞了。

等她走到巷口,微风传来法国梧桐叶的私语,摩天大楼的玻璃幕墙反射着今日朝阳。前方是川流不息的车辆长河,左边矗立地铁站出口,右边停着一只暗绿色邮筒,她身后开满了市井的花朵——它们晨起而灿烂,暮归则枯萎,始终往来反复。

阿绫在指路牌下面百无聊赖地站着,摆弄她的名贵耳机。叶浅仓促地笑了一下,向同伴飞奔而去。

3 午睡

因为传染病问题,全班都被隔离到了另一座实验楼。教室朝北,照不到光。

听从老师的号令,全员在午休时出去晒太阳。阿绫和叶浅都拿了作业,结果理所当然一字未动。

她们像其他人一样躺在学校的大草坪上。太阳很晃眼,不过天气却很好,过客只有几朵悠然的云。阿绫把教科书垫在脑袋后边,她用本子遮住刺眼的光线。近处是同学的嬉闹,但她自身的节奏已经逐渐缓慢。

“午安啦。”叶浅一边说着,一边佩戴连衣帽。她平稳的呼吸触及到了阿绫的皮肤,而后者将手臂搭在了她的肩上。

对面教学楼的音乐教室轻启窗户,广播音响奏起了温柔的哼唱——一首符合气氛的英文歌。温暖的秋风从另一端吹拂过来,阿绫清晰地听见了叶浅的心跳。

4 周五

市内的法国梧桐叶铺满街道,但是校园里独存一棵泛黄的老银杏。冬天已经降临。我从卫生间出来,搓了搓挨冻的手,迎面看见叶浅站在小窗前——她用黑发圈束起了头发。

“郁绫。”

“什么事?”我问。叶浅极少直呼我的全名,班上的大家一般都称我“阿绫”。在我看来,只是一个字的差别。

她背过身去,半晌,闷闷地回答:“只是想叫叫。”循着她的视线望去,值周生还在吵吵嚷嚷,不时挥舞几下扫帚。我发现自己特别喜欢日常,喜欢到痴迷的地步,不禁停留了一会儿。

“快走吧,预备铃要响了”叶浅轻巧地理了理围巾,“下节是什么来着,你还记得吗?”

“英语……或者化学。谁知道,”我耸了耸肩,“毕竟今天是周五嘛。”

5 印象

 一个月前,班导没收某位女学生的水性笔,没有人放在心上;当我决定离开学校,也许同样没有人在乎。我不敢表现出害怕,害怕自己会死在异国的临终关怀医院。

叶浅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像大多数人对她的评价一样,冷静得叫我难以置信。她的虹膜是淡棕,非常符合她的名字,当她抬眼注视我,我会想起豹子、狮子这样的肉食性动物。

“那个家伙……超冷血。”

友人的批判重现耳畔。

亲爱的,你的话语不能动摇我对她的爱。

“少女傲慢、撒谎、残酷、多变、凶暴、过激、反抗、背叛、坏心肠……那么多的品质只有在少女时代,纯粹无暇而又美丽地体现在同一个生物体上。”以上来自筱山纪信,据说是个摄影师。

——————待续———————

世界观解读

背景为某所女校(原型可循),有文学美化的因素但大致忠于现实,全部都是拥有依据的。主要人物是叶浅郁绫(阿绫)顺便……_(:з」∠)_取名好难

阅读本文的提醒

我对百合还挺较真的……个人观点,认为百合是偏向精神与情感方面的,和性取向差得很远。不能说你有很要好的女性朋友于是你就是个lesbian。看到百合就觉得是同性恋那还真是太折煞了。

不喜欢的话,离开当前网页即可。

此外,规定是一个月至少更两次。会适时整理再进行二次发布。

Tag:叶浅集

 
评论(2)
热度(37)
  1. Honey BulletHoney Bullet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临表涕零且不知所云系列……借此机会感谢一直给我点小手和小红心的读者们w!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