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叛逆的爱人

旧文转存。

邵陵笔冢:

我对死亡感到唯一的痛苦,是没能为爱而死。


——加西亚·马尔克斯


 


—Romantic story—


01


董璇最后审视了一遍镜子里自己精致的妆容,将手机揣进她刚刚购入的新款爱马仕坤包,离开了家。


三十五岁已经是知名外企的高管,拿着金领级别的丰厚薪酬,董璇可谓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女强人。从小到大她的人生几乎一帆风顺,若是忽略掉如今早已过了适婚年龄却依然没有男朋友的事实,这段人生差不多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可惜,这不是一个能随便忽略的东西,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事实越来越霸道地横亘在董璇本该是一条光明坦途的人生路上。她知道,无论如何,是时候该找个对象了。


美好的大学时光是董璇最喜欢回忆的,而每次想到那些仿佛清晰如昨的人和事,又总不免叫她唏嘘惆怅一番。那个时候,正值数字丘比特刚刚风行起来,风华正茂的她,也曾是得到过相当傲人的评分与若干少年的垂青的。那时的那个还有资本视众多优秀男子如草芥的,年轻气盛的她,绝不会想到自己会有找不到男朋友,为了寻个配偶不得不带着自己的数字丘比特去参加一周一度大相亲会的一天。


 “毕竟,现在已经是个不再需要为了爱情的未知性去‘拼死吃河豚’的年代了啊。”走在人流如织的大街上,董璇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掏出了包里的手机。


屏幕亮起,率先映入眼帘的是数字丘比特的动态LOGO,没什么创意可言,依然是那个流传了几千年的光屁股小孩儿形象,拿着副小巧玲珑的弓箭,扑棱着两只羽毛翅膀。


屏幕中间,瀑布般的信息流不断刷新着。那是方圆一千米内所有使用数字丘比特的单身男性用户。一张张或俊或丑的照片逐一在董璇眼前滑过,令她眼花缭乱。


只要点击某一张照片,便可以查看对应用户的数据资料。然而,董璇的手指没有动——在看见那些照片后面跟着的,醒目的大红色“相性分数”时,她便已经丧失了点击进去查看详细资料的欲望。


“48,不宜交往;41,不宜交往,22,极不宜交往;35,不宜交往……”董璇摇摇头,按灭了手机,将它丢回手提包,一阵沮丧。数字丘比特提交的信息中,没有一个男人与她的“相性分数”能达到及格分的60,获得“可尝试交往”的评级;甚至连一个达到50分,评级为“不建议交往”的男人都没有。她看见的,只有“不宜”、“不宜”、“不宜”,以及偶尔出现的“极不宜”,这让她十分心塞。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将近一年。这也是今年她开始尤为为自己的终身大事焦虑的原因。


“一切让数据说了算。”


董璇想到丘比特公司的这句当初被所有人嗤之以鼻,批为“狂妄”、“愚昧”的宣传语,在今天,居然真的变成了现实,她不由得苦笑起来。


就像当年的董璇不会想到自己今后在男婚女嫁问题上会遭遇窘迫,她也绝不会想到,这个当年只被年轻人们当个新鲜玩具的手机软件,如今会成为全国单身男女寻找另一半的《圣经》。


数字丘比特到底是如何演算出这个轻易把准一段恋情生死命脉的“相性分数”的,很少有人知道,董璇也不例外;然而,这个如今已经在全社会达到完全普及的东西到底有多么神奇,却是无数人有目共睹,甚至是亲身感受的,董璇,也不例外。


根据官方公布的信息——这个信息甚至得到了国家民政局的证实——数字丘比特的用户中,双方相性分数达到85以上,获得“推荐交往”评级的情侣,最终结成配偶的几率达到可观的95%,而这些成事的夫妻,离婚率则是低得惊人的0.02%。有如此灿烂辉煌的成绩,数字丘比特理所当然地该有灿烂辉煌的用户人数,当然,事实也确实如此。


数字丘比特到底使用了用户的多少数据来进行演算,怎样进行演算,以及这些数据从何而来。这样的质疑从数字丘比特刚刚面世就一直屡见不鲜,对于它们,丘比特公司的回应一向只有一个——保持缄默,一副“用事实说话”的架势。事实证明,这样的应对方式非常明智有效。零星的质疑很快被浪潮般的好评淹没,尽管它们如今依然会散见于诸报端,却是完全不会动摇越来越多还未找到另一半的年轻人趋之若鹜地去抱这位新时代爱神大腿的决心。


“丘比特公司的背后,可能有政府的支持。”这样的论调至今依然很有市场,董璇也感到这话说得不无道理:毕竟,如此庞大的数据信息,也只有“无所不能”的国家机器能够不声不响地收集起来。而对这种声音,政府的应对方式与丘比特公司可谓如出一辙——缄默,还是缄默。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于是,对于丘比特公司的信息来源,说是秘密,其实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不过,即便政府真的是丘比特公司背后的支柱,那又怎样?


反正,这不是个只要结局美满无需情节曲折的时代吗?反正,你不是已经找到爱情了吗?


“我们从未用数据扼杀爱情,恰恰相反,我们运用数据,在为无数人以最简便而精准的途径,找寻最美满的爱情。”丘比特公司正式在纳斯达克上市时的新闻发布会上,年轻有为的CEO声情并茂地说。于是,成千上万的人将这个强大得匪夷所思的“神器”装进了手机,这之中,成千上万的人获得了他们幸福美满的恋情与婚姻,而剩下的,和董璇一样的,成千上万的人,则虔诚地追随着爱神的箭锋所向,朝着自己尚不知在何处的,幸福美满的恋情与婚姻,狂奔而去。


这是一个,所有人运用着跨世纪的新手段,恋爱的时代。


胡思乱想着,董璇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已经走到了目的地。


爱情公园。名字起得十分直接。董璇深吸一口气,朝着那再熟悉不过的大门走去。


 


02


随着数字丘比特一同流行起来的,是名为大相亲会的东西,城市中划分出一个又一个公共场所,每周固定时间举行。届时单身男女们在这儿闲逛,眼睛盯着他们雷达一般的手机。当看见相性分数高的异性,便过去搭讪——一般来说,在数字丘比特的神奇力量下,他们总会一见钟情,或自认为成功与对方一见钟情。而这个爱情公园,便是这个城区的大相亲会会场。


董璇从公园的北门进入,现在她已经看见了不远处的南门,手中的特大杯珍珠奶茶已经见了底,时间也过去了一个小时。


一颗尺寸不太对头的珍珠堵住了吸管口,董璇缩着腮帮子吸了半天也没吸上来,她的心头涌起一阵烦躁,索性将还剩下一些奶茶的杯子摔进了道旁的垃圾桶。


今天,也依然一无所获。


她的屏幕上,闪动的单身异性照片比刚刚在路上还要多,毕竟,这里是大相亲会,单身们最密集的场所。


然而,即便如此,董璇依然没有在这里找到称心如意的,想尝试认识一下的对象。


扪心自问,比起当年,董璇的择偶标准已经是一低再低。年轻时向往的那种,电光石火可歌可泣的爱情,她已经提不起兴趣——或者说不敢再奢望。如今的她,只是想找一个年龄相仿,踏实可靠的男人,两个人谈场平淡的恋爱,举行一个平淡的婚礼,然后平淡地厮守到白头。然而,即使如此,她也依然还是年复一年地孑然一身。


手中握着最先进的数字丘比特,天上的那个丘比特却仿佛已经遗忘了她。


“唉,走吧。”她转过头,向来时的路慢慢地走去。那平时在职场上指点江山时骄傲地收出挺拔姿态的双肩,此刻不自觉地微微耷拉着。垂头丧气,这样的情绪本不该出现在她身上,然而,如今却成了每周一次的必修课。


快到门口,她最后一次,几乎不抱任何希望地,掏出手机看了一眼。


“76,建议交往。”


“……什么?”董璇那双美目一下子睁大,紧紧地盯着那个鲜红的数字。


76?76!


放在年轻时,分数不到85以上的,她看都不会看一眼。但是,那是年轻时啊!现在呢?她有多久没见到相性分数达到70以上的男人了?


几乎是颤抖着,董璇的手指点击了那张照片。


屏幕上的页面切换到了个人资料页面,董璇还未来得及看详细资料,她的眼睛第一时间看向了“所处位置”——数字丘比特自带定位功能,方便在用户看到心仪对象的资料后,能够找到对方的所在。此刻,所处位置显示的是“正北25米”。


就在附近!


董璇抬起头,第一时间她便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个看上去并不出彩的男人,衣着普通,相貌也比较大众,和资料中的照片比对,一模一样,因此董璇才一眼将他认了出来。他手中也握着手机,也正在此刻,抬起头看向了她的方向。


此时周围没有多少人——大多数人都在公园的内部汇聚,那样才有比较大的几率找到好对象——两个人的目光没有遇到任何拦阻,便在空中相汇。


那一瞬间,董璇好像有一种——好吧,事实上,尽管她希望,但她完全没有怦然心动。相反,甚至有一些微微的失望:与当年梦想中风度翩翩的白马王子相比,眼前的男人,差别是多么的大呀。


终于,自己的归宿还是这样的一个,看上去丝毫没有引人注目之处的,再普通不过的家伙吗。


她以为自己早就已经放弃了对爱情的幻想,然而真的到了她“现在想要”的那种“平淡男人”出现时,她仍不免怅然若失。


就在她恍神的功夫,男人已经向这边走了过来。瞧他走路的模样,看上去倒确实一点也不吊儿郎当。董璇赶快晃晃脑袋,驱赶走那刚刚冒出点头的小失望:这个男人不错,真的还不错。她在心里不停地对自己说。然后,抬起头,看向已经快要走到跟前的男人。她露出好看的微笑,这微笑在职场上不知为她赚取到了多少可贵的印象分。此刻,她也有信心,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赚取到他的印象分。


她决定主动打招呼,于是抬起手,落落大方地说道:


“嗨……”


尾音都还没收完,男人突然一个箭步冲到了眼前。


紧接着,董璇抬起的手就是一轻。她还没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男人已经飞快地扭头就跑。


他手中紧紧攥着董璇名贵的新款爱马仕坤包。


董璇回过神来时,男人已经跑出了十米开外。


“抓贼啊!”董璇大声叫到,分贝之高,与她平日得体的精英形象实在大不相符。然而,此刻她哪还顾得上矜持。说是金领,到底也就是个高级打工妹,自力更生的她,对于那些奢侈品,还没到可以眼都不眨地买下与放弃的地步。这款爱马仕她眼馋了好久,最后还是以给自己半个月后的生日买礼物为由,狠狠地咬了咬牙才入手的。才臭美了两天,居然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被抢走,说什么她也绝不可能一笑置之。


“抓贼啊!抓贼啊!”她一边高喊,一边没命地追着。然而,她一介女流,今天又穿的是高跟鞋,想要追上前面疾步如风的男人,简直难比登天。才跑了没多远,董璇便一脚踩歪,惊叫一声便跌倒在地。


她绝望地看着男人逃得越来越远,眼泪险些便控制不住地夺眶而出。


她心疼她昂贵的爱马仕,然而她更心疼自己。


等了多久,才遇见一个分数过关的对象,结果,居然是个抢劫犯。


命运的戏弄,一如既往的恶毒。


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出现了。


多年以后董璇依然惊艳于那个场面。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候,英雄毫无预兆地降临,拯救了世界。多么浪漫而不可思议,简直像童话,像小说,像梦。


斜刺里突然冲出来的男人,如同一发无坚不摧的炮弹,狠狠地撞向正在逃窜的贼人。贼人本以为肉已经进了嘴巴,正在欣喜若狂之时,腰已经猝不及防地被揽住,瞬息之间,他便以最难看的狗吃屎姿态被放翻在地。


董璇呆呆地看着那个仿佛从天而降的男人,他一只脚踏在贼人的背上,姿态如同一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周围听到董璇呼喊的人此刻已经拥了过来,七手八脚地将贼人控制住,而男人则转头向她走了过来,手中握着她本以为丢定了的爱马仕。


“嘿,没事吧?”他向还狼狈地瘫坐在地上的董璇伸出手。


“没……没事。”这时候董璇才反应过来,她还狼狈地瘫坐在地上。


她慌忙站起身,一边拍打着裙子上的灰土,一边偷眼打量着面前的男人。


可以称得上英俊的五官,看上去应该与自己是同龄,但丝毫不显衰老。他微笑地看着他,眼波里流转着温柔。


似乎有奇妙的情绪在心头滋长起来,陌生而又似曾相识。


“喏,你的包。”男人笑了笑,将她的爱马仕递过来,“这包很贵吧,要小心点啊。”


“谢谢……真的太谢谢了。”此刻的董璇竟有些手足无措。她忙不迭地道谢,鞠躬,在心头痛恨自己词汇的贫乏。


“啊,不客气,小事一桩。”男人摆了摆手,“我听见你在叫抓贼,又看见那家伙在前面跑,也没多想就冲上去了。”


“嗯……话说,你也是来这个什么……大相亲会的?”董璇说到那四个字,总感觉有些难以启齿。


“啊,是啊。一直没找着对象,家里父母逼得紧,我就来这边转转。”男人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哈哈,你那么帅气,也会没有女朋友吗?”董璇此刻情绪稍微平复了些,突然想开个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她对这个男人颇有好感。


“哈哈,你那么漂亮,不也来了?”男人歪了歪头,俏皮地反唇相讥。


“这不是没时间找对象嘛……”董璇的脸一阵发烧,小声道。尽管知道这十有八九只是一句客套话,但她还是有些小欣喜。又有那个女人不喜欢别人夸自己漂亮呢?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过了一些时候,警察赶来将已经被群情激奋的群众一顿饱揍的贼人领走。那贼人压根不认识什么爱马仕,只是看上去那个包比较值钱,想也不想就下了手,如今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怕已经悔青了肠子。


一个警员向二人走过来:


“您就是被抢的那个吧?”他看向董璇,董璇点点头。


“您是抓住贼的那个?”他又看向男人,男人也点点头。


“嗯,占用你们一些时间,随我们回警察局录个口供。”轮到警察点点头,说完这句话,不由分说地转身走了。


“啊……还要录口供啊。”董璇皱了皱眉,“好麻烦……”


男人耸了耸肩:“谁让他们有这规矩呢?走吧走吧。”他率先跟着警察走去。


“对了,我叫楚台。”走出两步,他回过头,说道。


“啊,我是董璇。”董璇这才想起来两人还没互通姓名,连忙道。


她突然如梦方醒,趁着楚台又转回了头去,她悄悄地拿出了手机,打开数字丘比特。毫不意外,楚台也是数字丘比特的用户。因为两人的位置很近,因此楚台的照片显眼地出现在了上方。


照片上,他笑得阳光灿烂。然而,照片旁边的“相性分数”,却让董璇的心往下一沉:


“39,不宜交往。”


 


03


从派出所出来,已经是中午一点半。中午的大日头炙烤着,董璇感到又累又饿。


“嘿,要不要一起去吃个饭?”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楚台也紧跟着从派出所里出来了。


董璇转头看着他,心情有些复杂。39分,不宜交往。数字丘比特的判断向来精准而无情,既然给出的是这样一个结果,那么,他与自己注定是有缘无分。既然如此,这顿饭——及其背后象征着的进一步交往——是否还有意义,董璇感到迟疑。


“怎么了,你?”楚台抬起手在董璇眼前晃了晃。


董璇忙回过魂来:“啊,这个,我还是……”她还是决定婉言谢绝这个邀约。既然数字丘比特提前预知了结局,她又何必浪费这个时间?


“我知道有一家成都火锅,味道超正,就在这附近。你应该吃辣的吧?走吧走吧,我可饿坏了。”他却没有给她将婉拒的话语说出口的机会。转身站到马路边,一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拉开车门,向董璇做出了“请”的手势。


司机师傅的驾驶技术拔群,出租车在马路上轻快地奔驰,向一尾鱼灵巧地穿行在车流之间。董璇沉默地望着车窗外倒退的街景,她本可以谢谢楚台的好意然后推说有事之类的拒绝他的邀约,楚台无论如何总不能强拉她去吧,然而,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坐到了车上。


楚台坐在副驾驶座上,和司机兴致高昂地聊着天。董璇看出这是个很能侃的人,见多识广谈吐不凡,心头对他的印象分又上去了一层——她从年轻时就不喜木讷寡言而爱能说会道,楚台又满足了她内心的一条择偶标准。


可是,可是,他只有39分。


董璇对楚台的好感越深,她便越是苦恼。因为,他只有39分。


数字丘比特给出的相性分数,就像是法庭上一纸判书。39分,无疑是死刑。


如果,仅仅是如果,董璇对自己说,如果我爱上了这个男人,那就是选择了一条注定无法得到好结果的道路。


像如今的所有人一样,她是如此相信数字丘比特,相信得几乎畏惧。


火锅里冒出的温暖的水气氤氲在二人之间。楚台看上去心情很不错,下菜夹菜没停过手。董璇则心事重重,她平时是个无辣不欢的人,而且这家火锅店的东西确实非常棒,可是,对现在的她来说,不要说是火锅,即便满汉全席就排在她的眼前,恐怕她也食之无味。


楚台今天的表现,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叫她心仪。冥冥之中,她似乎感到,注定的,她要选择走上那条道路。


“啊,真棒!”楚台放下筷子,满足地赞叹道,“下次还可以再叫你一起来吃。”


“嗯……楚台,”董璇终于忍不住了,“你有没有用你的数字丘比特看过我们的相性分数?”


“嗯?看了啊。在派出所的时候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楚台听到她这么问,先是一愣,继而绽开一个笑容,答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董璇现在是真的不明白了。她一直相信,人的一切行动,都有其目的。她不明白,不明白楚台今天对她这么好,表现得这么完美,到底有什么目的。


他想追求自己吗?这种想法真的只是想想。相性分数这个东西,不是为人打分,而是是为双方可能展开的恋情打分。39分的成绩,也会显示在楚台的屏幕上。


也就是说,董璇知道这段恋情不会有好结果,楚台也知道。


既然如此,他还想要干什么?


就算他真的喜欢自己吧,可是,这个39分还不足以阻止他吗?不,它足以阻止任何人,毕竟,“一切数据说了算”啊。


“你说我为什么要请你吃饭?”楚台听到这句话,一脸满不在乎地摊了摊手,“请你吃饭也不一定是想要追你啊,我觉得你人不错挺好相处,想和你做个朋友,这也没什么不对吧?”


“唔……这样啊。”听到楚台这句话,董璇微微松了一口气。如果只是交朋友的话……那也没什么不好,不是吗?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点不知名的小失落呢。


“但是,”他突然扬了扬眉毛,拿起筷子,隔空向董璇一点,“我说的是‘不一定是’,不是‘一定不是’,事实上,我很喜欢你,我就是要追你。追定你了。”


每一个字都如同惊雷。千军万马从董璇的心中呼啸而过。


她的嘴唇颤抖着,木头人般愣在当场五秒钟后,她转过身,夺路而逃。


当楚台手中的筷子指向她今天精心为不知在何处姓甚名谁的“有缘人”化好的妆,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击碎了她多年来维持得近乎顺其自然的端庄与优雅。那一刻,在那个自信的笑容面前,她,怦然心动。


她很清楚,这就是爱情。


因此,她惊慌失措。


 


04


“嘿亲爱的,今天战果如何?”


每晚入睡前,董璇总要玩会儿手机,刚刚登陆QQ,一条消息便蹦了出来:是她的闺蜜贾谊发来的。


“还是老样子,没有一个上六十的。”董璇在输入框里键入这行字,顿了一下。楚台那张温柔的笑颜又在她脑海中浮现出来,她不禁一阵失神。回过神来时,消息已经发了出去。不知为什么,她不是很想和贾谊说楚台的事情,即便贾谊是她最无话不谈的铁杆姐妹。她总感觉,楚台与自己的相遇,是件让她羞于对旁人启齿的事,也许是因为这太有天方夜谭的意味,也许是因为自己心理上的什么原因,董璇不知道,一想这些她就感到心乱如麻。


“诶,新版本的数字丘比特没有给你带来点什么好运头吗!”贾谊很快回复,还带上了一个五雷轰顶的表情符号。


“唉,毕竟只是个软件。”董璇叹口气,回复道。


“什么叫只是个软件啦!数字丘比特可是很强大的!你知道我们有多努力吗!要不我给你讲讲我们编程时的修罗场?分分钟吓哭你哦!”贾谊一听这话就有些不爽,噼里啪啦砸过来一大段话和一个怒火中烧的表情符号。


又在护犊子了。董璇无奈地想。


贾谊是丘比特公司的程序员,干这行的女子,本身就是超珍惜级别的物种,而做到像贾谊这样的地步,那真的是凤毛麟角。可以说,数字丘比特如今成型,贾谊做出了相当分量的贡献——当然这个分量具体是多少,董璇是不会知道的。毕竟,有关数字丘比特开发过程的一切都是谜——昨天贾谊兴冲冲地来到董璇家,说是数字丘比特的最新更新已经做出了beta(测试)版,让董璇赶快装上尝尝鲜。“这可是我作为高级程序员给你开的后门哦!够义气吧!”看着董璇装软件时,她不无骄傲地拍着胸脯说道。


“我没有说它不强大啦……”董璇只好解释,“只是说它算得再准,毕竟只是个软件,它可以帮我判断我找到的对象适不适合我,但是到底还是不能让我有找到适合对象的运气啊。”


“谁都知道它算得很准,很好很强大啦。”董璇想了想,又补上这一句。


其实,我倒希望它偶尔算错一次。她暗暗想,接着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不,数字丘比特不会错的。


怎么能错?那数字关系着她一辈子的安稳美满人生啊。


“这还差不多!”贾谊满意地发了个志得意满的表情。紧接着,她却话锋一转:“不过,亲爱的,你这样不行啊。那么久没见过七八十分了……这是要孤独一生的节奏啊!”她再次跟了五雷轰顶表情。


“其实……如果我把标准降低一点,不要非得上七十八十,那样会不会好一些?”董璇问道。


“那还用说?妥妥的!唉,亲爱的,早有这种想法多好。”贾谊发来一个咧嘴大笑的表情。“所以,你准备把目标线降到多少分?”


“比如说……40?”董璇打这行字的时候,心情可以用忐忑来形容。


“……………………………………”


一段长长的省略号之后,一句“卧槽”和今天的第三个五雷轰顶一起爆发出来。“开什么玩笑呢,你这标准降得不是一般的快啊,简直是乘上了坠落的火箭!”


“……我就问问。”只有董璇自己知道自己的小九九。她的脸一阵烧,便开始准备撤退。


“喂喂,亲爱的,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贾谊却不给他撤退的机会,开始乘胜追击。


“没有啊……”贾谊的敏锐让董璇惊讶。她心虚地回复道。


“肯定有!”贾谊看她这幅欲盖弥彰的模样,立即知道其中有猫腻,“说,你是不是跟不该扯上关系的家伙扯上关系了,那种四十分的?”一猜即中,简直是我肚子里的蛔虫。董璇想到。


“其实不是四十分啦,是三十九……”董璇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决定将整件事和盘托出。她需要倾诉,不管是谁,需要建议,不管是什么,好闺蜜贾谊无疑是她最好的选择。


接下来,董璇便从自己坤包被劫开始,一路讲到了火锅店里自己的拂袖而去——或者说落荒而逃。“所以,我该怎么办?”最后,她用这样一个问句结束了自己的话语。


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消息才过来。


“还用说吗,当然信丘比特。”贾谊的口气毋庸置疑,“一切数据说了算,亲爱的,千万记住,你要找的是最合适你的。”


“信丘比特……吗?”那一刻,她感到一阵释怀:果然,还是数字丘比特的数据才是看得见摸得着最靠谱的东西呢。


可是,却总有一种……不甘。


她将手机屏幕关掉,丢到枕头边,刚刚落下,屏幕又自己亮了起来。董璇吓了一跳,仔细一看,发现原来是短信推送。


她点开信息,心里“咯噔”一下:


是楚台发来的。两人刚刚认识,聊了没多久就交换了电话号码。


“《正义联盟2》明天首映啊,要不要去看电影?”


董璇咬了咬下唇:楚台说到做到,这是真的开始追求她了。


她感觉刚刚下定的决心又有些动摇,“还是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吧,我们的相性分数这么低,我不会和你在一起的。”她飞快地打字,当打上最后一个句号的时候。她感觉开始动摇的决心又重新坚如磐石,她松了一口气。


对不起,楚台,我不会再为爱情冒险了,我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就在按下“发送”键的前一秒,楚台又发过来一条信息:


“数字丘比特算什么呢?其实你很想去的吧,那就把你刚码好的信息删掉,然后回复我一个‘好啊’。”


董璇看了那条信息很久。


她打开了数字丘比特,仿佛是为了找什么启示一般。


重新点进楚台的资料页面,那张大头像旁边依然是那个刺眼的39,像一根隐秘地扎在董璇心中的刺。


那个分数下面,还有一个“重新评估”的选项。顾名思义,只要点击这个选项,数字丘比特便会更新两个人的数据,并将两个人的数据重新进行比照、演算。


“……我再测一次,如果分数不错,我就答应他,如果不够的话……嗯……”


她按下了“重新评估”。


屏幕中央出现“正在重新演算”的字样,董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心头茫然而又忐忑。


28。


映入眼帘的是这个数字,他们的相性分数更新了,不但没有出现期望中“不错的分数”,反而再创新低。


董璇看了那个数字很久,比刚刚看楚台的短信还要久。


最后,她将页面切换到与楚台的短信对话。


 “好啊。”她删掉了刚码好的信息,回复道。


他想起曾经在书上看到的一句话,大概是说:抛硬币的意义,不在于能帮你做出选择。只是在硬币飞到空中的时候,你突然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是啊,数字丘比特,算什么呢?”


她这样想着。


“按下back键退出程序”


按下那个back键将数字丘比特关闭时,董璇的心里,突然有种别样的快感油然而生。


就像小时候故意的逃课、早恋、在课堂上与老师呛词时的感觉。


这是一种对抗条款、规章、准绳、戒律、守则、常俗的,叛逆快感。


 


05


看了两场电影,共进了三顿晚餐,一起逛了一次美术展,董璇解除了她象征性的矜持武装,与楚台成了一对恋人。


与楚台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那样的充实与美好,董璇从未想过,在自己如今三十五岁的“高龄”,还能像二十五岁时那样,爱得轰轰烈烈奋不顾身。曾经那样令她在意的,自己的年龄,已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爱情,让她容光焕发。


与她走得近的闺蜜们慢慢地都知道了楚台的存在。当得知自己待字闺中久矣的好姐妹终于找到了男朋友,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十分统一:各种祝福,然后各种八卦。而在套出了两人的相性分数之后,所有人的后续反应也都十分统一:各种沉默,然后各种劝阻,无论如何也要让好姐妹“回头是岸”,别在这段在她们看来——其实是在数字丘比特看来,不过对她们来说没什么区别,数字丘比特的看法就是正确的,也就是她们的看法——绝不会有任何好结果的恋情上浪费她宝贵而所剩无几的好年华。


反对最激烈的毫无疑问是贾谊。作为数字丘比特的“母亲”之一,又以董璇最好的闺蜜自居的她,从得知董璇真的跟楚台在一起的那一刻,就开始锲而不舍地给董璇“做心理工作“,说什么也要让董璇“被猪油糊住了”的心重新回复理智。


“你这是何苦呢?”她一脸痛心疾首,“这个世界上好男人很多,数字丘比特在手,你只要耐心等待,一定可以找到适合你的男人的。即使你想早点结婚,决定降低一些要求,也不至于找一个和你的相性分数只有三十几分的男人啊。你之前不是还做了重新评估吗?听说分数都降到二十几分了,二十八还是多少?”


“那是三个月前的数据了,亲爱的。昨天的最新数值是14分。”董璇慢条斯理地啜饮了一口奶茶,纠正道。


“14分!14分!什么概念!”贾谊一副抓狂的表情,“你们在一起会是一场噩梦!”


“哈,那这还是我第一次做噩梦做到不愿醒来呢。”董璇揶揄道。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我是你最好的闺蜜啊!”贾谊几乎要疯了,“你不信我你至少要信数字丘比特啊!”


“说实话,亲爱的。”董璇听到这句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自打和楚台在一起之后,我每天都过得很开心。而这样的日子过得越久,我就越不相信数字丘比特。没有人知道那个该死的相性分数是怎么算出来的不是么,你让我如何相信一个我压根不明就里的东西?”


“你为什么要知道那东西怎么算出来的,我即使把算式告诉你你也看不懂啊!”贾谊不是第一次和董璇扯到这个问题,她依然用以前的老套路搪塞,“你只要知道数字丘比特让很多人找到了爱情,这成绩是实打实的啊,这还不够?别人可以找到爱情,你当然也……”


“谁说别人通过数字丘比特找到了爱情,我就可以?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每个人的生命旅程都是独特的,那每个人的爱情又怎么可能一样?”董璇说着说着,竟不觉激动了起来,“不够,那些所谓的‘成绩’真的不够。即使说破了大天,我终究还是不能把我的爱情,交给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得出来的数字来进行决断。”


“……”贾谊沉默良久,叹了一口气,“算了,你嘴巴厉害,我说不过你。我只想说,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罢,她转身离开了。从此再没有和董璇谈起过楚台的话题。


董璇的父母也知道了女儿找到男朋友的事情。盼着抱孙子盼了许久的二老,每天都念叨着让董璇将男朋友带回家来看看。董璇屡次推诿,拖了大半年实在拖不下去,终于在一个周末,带着楚台一起来到了父母家中。


楚台得到了殷勤的招待,母亲看着眼前一表人才的男子,内心欢喜的不得了,父亲与楚台聊了十来分钟,也是连连赞许地点着头。楚台口齿伶俐,见识广博,让父亲满意非常。


眼看着气氛相当融洽,二人神经都慢慢松弛下来的时候,母亲突然抛出来一个问题:


“诶,话说女儿,你跟这位……嗯,小楚,是在谈朋友吧?你们的那个什么……相性分数?嗯,是多少来着?”


董璇顿时呆住了:“妈,你……你也知道相性分数?”


“当然知道啦,你别小看我!”母亲一脸自得,“不就是那什么丘……噢,数字丘比特嘛!电视上啊报纸上啊,天天都在说。现在找对象,根本就不用自己摸索,软件给你一评估,嘿,全妥了。你这一直找不着对象,我和你爸愁啊,像这个什么数字丘比特,我们两个早就研究过了!隔壁老张头说他家闺女也用,很快就找到了个小伙子,相性分数82,没到半年就结婚了!怎么样,你们俩相性分数是多少?看你们两个,郎才女貌的,那分数肯定不低吧,有没有85啊,哈哈!”


“这个……阿姨,其实我们……”楚台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他的伶牙俐齿突然不见了,一时间他竟张口结舌。


父亲果然是个老江湖,看人准得可怕。看到楚台这一刻的表现,顿时便明白了什么,两条浓眉一下拧了起来。


“小楚,你别紧张,慢慢说。”他沉声道,话语很客气,但识相的都听得出来,他的心情已经和刚刚完全不能比了。


母亲一开始还没太反应过来,此刻看着丈夫的表现,也隐隐觉察到了些。她眨巴着眼睛,有些困惑地看着窘迫的楚台,和自己面前同样窘迫的女儿。


“其实我们……嗯,还不错。虽然没到85分那么高,但是也还……”楚台挠了挠头,挤出这么一句话来。艰难得像是用力扭曲一管已经用完的牙膏,从中挤出可怜的一小粒残余一般。


“具体数目呢?”父亲可没有那么容易让他蒙混过关。楚台的慌乱虽然持续时间极短,然而却恰巧被他捕捉到,就从这极短的失态中,“猫腻”的气息已经传递到了父亲的感官。


这是女儿的终身大事,他绝不会儿戏。


他一定要将女儿的手交到真正的如意郎君手中。如今有了数字丘比特这个方便快捷的东西,虽然他对这一类新兴玩意儿从来都一窍不通,大多数时候也敬而远之,可是,打从近些年来,好像他所能接收到信息的所有媒介,全都在拼了老命地向他诉说着这个东西如何如何的神奇。久而久之,耳朵几乎起了茧子的同时,对这个自己搞不懂的东西,他的心里竟当真有了敬畏。


女儿的“老大难”问题,他与老伴儿已经揪心了很久,他们想破头也弄不明白从小就颇受欢迎的女儿怎么会嫁不出去。然而,数字丘比特来了。就像那电视里头每天滚动播放若干次的广告所说的,“万千单身男女,在它的指引下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她们可以,自己的女儿也一定可以,这个叫数字丘比特的神奇玩意儿,一定能够做到。


尽管从来就未曾真正地理解过这个东西,但那通过各种渠道涌来的,铺天盖地的赞誉,早让他们对它深信不疑。


“小楚?”父亲提高了声音,他已经有点失去耐性了。


董璇回过头,看向楚台,正撞上楚台也正向她投来的目光。


那一刻的眼神交汇,仿佛无言之中两人已经有了某种交流。事实上董璇也不知道两人冥冥之中“交流”了什么,也不知道移开了目光的楚台心里想到了什么。然而,一股子莫名的力量却从她的心脏涌了上来。


“啊,具体数字我都不太记得了,不过不算低的,就七……”楚台的脸色已经恢复了常态,董璇明白,楚台是准备撒谎了。把两人那完全不能说出口的相性分数提高个四五十分讲出来,先混过父母这一关。


她知道,楚台是爱自己的。无论如何,他要想方设法地跟自己走到一起。


父母是现下眼前最大的难关,为了平安通过,楚台决定使用谎言。董璇看着他一开一合的两片薄薄的嘴唇,虽然他说话的语气貌似淡然,那薄唇却有一丝丝的发抖。


楚台不是个擅长说谎的人,但此刻他一定要把谎言滴水不漏,不会引起任何怀疑地说出来。


为什么呢?董璇想。


为什么数字丘比特能够判定一段爱情会不会幸福,进而轻易地左右人们对这段爱情的处置?为什么所有人,无论是像自己这样的直接用户,还是像父母那样的围观群众,都对这个东西奉若神明,心甘情愿地就对它的指示言听计从?为什么这个时代所有的姻缘都一定要完美无瑕一帆风顺,人们甚至没有为爱情撞个头破血流的自由?


没有任何未知,一切被数字注定。那还叫什么爱情,那还叫什么人生。


“别说了,楚台。”董璇打断楚台的话头,声音很大。三个人都目光都聚焦到了她身上。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


“39分,这就是我们的分数。一开始是39分,数字丘比特可以不断重新演算分数,前天新算的分数是……8分。”董璇说道,声音一开始还有些气息不畅,越说竟越发平静。


“所有知道我们事情的人,没有一个赞同我们在一起。所有人都相信数字丘比特,相信它近乎百发百中的演算结果而不是早已过了时的那种听天由命的爱情长征。朋友不赞同,你们做父母的不赞同,数字丘比特不赞同,神不赞同。但是。”


她拉起愣在一旁的楚台的手。


“他赞同,我赞同。于是,我们要在一起。谁都不能阻止我们。朋友不能,父母不能,数字丘比特不能,神也不能。”


 


06


走出父母家门,回家的路上,二人一路无话。街道上很空旷,除了他们两个,只有一排看不见尽头的路灯,和二人被路灯灯光拉得很长的倒影。


“喂,怎么不说话?”董璇率先打破沉默。她尽力使自己的语调听起来轻松自然。


“……亲爱的,我们真的能在一起吗?”听到的却是这样的回话。董璇转过头,楚台停下了脚步,侧过头,看着道路旁的路灯,怔怔地说道。


“为什么不能呢?”沉默了一会儿后,董璇反问道,微笑着。


“毕竟,有那么多的阻力啊……你也看得出来,你父母不喜欢我……好吧,其实是数字丘比特不喜欢我,因此你父母也不喜欢我。”他自嘲地笑了笑,“我到底还是低估了那个玩意儿,我没想到连老一辈的人也都成了它的拥趸。今天我……唉,没什么好说的了。真的,亲爱的,我现在居然开始有点没自信了。我们要面对太多现实的问题,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结婚了,那终归要和你的父母相处,难道永远都冷冰冰的吗……还有其他的人,他们也会用异样的眼神看待我们。即使是完全可以预料到日后必回经受这些,你也愿意跟我在一……唔?”


楚台的话还没说完,一个吻已经封住了他的话语。这双唇是冰冷还是炽烈,他不知道,万钧的雷霆从大脑皮层上强横地碾压过去,神经传来的信息,除了湿润的触感,就是一种近乎疯狂的不顾一切。


接近半分钟的长吻结束,董璇松开他,退后一步站定,抬手理了理凌乱了的头发,双目盯住楚台的眼睛。


“这个回答够了吗?”


在开始的时候,我因数字丘比特的审判而畏惧。那时,是你给了我勇气。


也许我们的生活会诸事不顺,也许真的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阻力。


但是,爱情本该如此。


没有数字丘比特的年代,太多的爱情行走在浓雾弥漫的道路上。即使看不到明朗的远方,只要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步伐就永远是坚定的。


数字丘比特让很多人离开了那条路,那条路不好走,但并不是绝路。


如今,为了爱情而双双在这个时代成为叛逆者的我们,只是又找回了那条路而已。


感谢你那时给予我的勇气,现在,我也会给你勇气。


我们一定要走下去。


楚台看着她,突然笑了起来。


“你能这样回答我,真是太好了。既然你都不怕,我也没什么好瞻前顾后的了。那么这样看来,今晚的重头戏可以揭幕了啊。”


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揭开盖,一枚钻戒静静地躺在绒布上。


转折如此突兀地到来,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在空无一人的道路上,楚台像所有三流小言中的男主一样,优雅地单膝跪地,在路灯与影子的见证下,面对毫无思想准备此刻已经完全陷入震惊的董璇,说出了出乎意料而又完全不出所料的对白:


“嫁给我吧。”


 


07


“想什么呢?”


一只手搭上肩头,董璇不用回头,也知道只能是楚台。这间六十多平米的小小新房,是只属于这对新婚人的爱巢。


董璇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将自己的一只手覆在了那只手上。两枚戒指相触,发出一声轻响。戒指很朴素,内侧别出心裁地阴刻了一个小小的“39”。这个数字,对这两个人的意义,不言而喻。


站在小阳台上,夏夜难得凉风习习,她看着天空中高挂的几点疏星,与地面上灯火组成的倒悬银河相比,其光辉越发显得黯淡。然而,纵使只是黯淡的光,到底还是在不屈不挠地闪烁着。还有那一轮月亮,那清冷孤高的光,实在是道不尽的超尘拔俗。


她回想起刚刚结束的婚礼,正想他们所预想的,气氛十分尴尬。无论是朋友还是亲戚,知道他们相性分数后,都自觉地成为了尴尬气氛的制造者。父亲一直黑着脸,母亲眼眶是红的,想来也不是因感动而流泪。


散场后,贾谊专门过来,她今天倒是很给面子,而且几乎是在努力地帮助董璇,插科打诨活跃气氛,她已经尽了力。然而,董璇清楚,贾谊绝不是赞同她的爱情的。


现在贾谊的表情可就没有了刚刚那副“作”出来的没心没肺,她面沉如水,说道:


“现在,木已成舟,我也只能祝你们好运。但是,我最终还是要告诉你,丘比特永远是对的。现在这个时代,只有唯一一个爱神。”她指了指天空,“不是那个,”又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而是这个。”


说罢,并不等董璇的回话,她拍了拍董璇的肩膀,又扭头向楚台,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转过身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从这里开始,从明天开始,一切都会新生。


叛逆的爱人,终将要与这独断专横的爱神,较量出一个胜负。


楚台也在看着同样的景色,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我想到了一样的东西呢?董璇想到。


这风真舒服。董璇几乎感到一丝微醺的感觉。


多么浪漫啊,这仲夏夜之梦。


她看向楚台,这个与她一样,将要与她并肩作战一辈子的叛逆者,今天尤为俊朗。


啊,你应该说些什么吧。“我爱你”之类的肉麻词汇,不就是应该在这种场合拿出来臊得人面红耳赤心如鹿撞的吗?董璇心里期待着。


许久,楚台才开口说了话:


“月色真美啊。”他说,然后微笑着看向董璇。


董璇愣了一下,继而也笑了:


“我死而无憾。”她说。


 


—Amazing ending—


08


“成功了,第2000例实验。他们的婚礼刚刚结束。”


“嗯,好样的。”


“那么,截至现在,针对‘叛逆指数’的2000例实验已经全部完成,数字丘比特的命中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二。基本可以确定‘叛逆指数’的演算可行性。因此,在下一次的软件正式版更新发布时,可以加入这个参数进行演算了。”


“辛苦你了,贾谊。”


穿着白大褂,研究人员模样的男人将电话挂断,放进兜里,对几步远外办公桌后西装革履的男人鞠了个躬:


“老板,最后一例实验已经圆满成功,下一版本的数字丘比特可以加入‘叛逆指数’的演算机制了。”


西装赞许地点了点头:“提前发布所谓beta版本,把尝试者们当小白鼠,你们也真可以啊。”


“老板过奖了。”白大褂笑了笑。


“根据运算用户的‘叛逆指数’,对数值高的用户,篡改真正适宜交往对象的显示分数,90分的对象改成30分,利用那些叛逆者们‘绝不受丘比特摆布’的心理,曲线救国地把两人撮合到一起。啧啧,真是个革命性的创新。”西装从桌子后站起身,走到窗边。位于高层写字楼顶层的办公室,自带弧形观景飘窗,站在窗前,大半个城市一览无余,颇有君临天下之感。


“人类啊,总不愿意安分守己,这就是人类的天性,白羊中总要跳出那么个别的黑羊。”他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心,握拳又松开,“不过,羊终究还是羊。逃不出牧羊人的控制。不安分的家伙们以为自己只要反其道而行之,就能获得什么‘自由的爱情’了,唉,真是可悲。好好地遵从数字丘比特的指示就好了,非要特立独行,最后还不是由丘比特决定了爱情,还要一辈子活在自欺欺人的自由中,真是可悲,真是可悲。”


“被丘比特的神箭射中的人,那份爱情可是生死注定,逃不掉的。”白大褂来了这么一句。


“哈哈哈,说得好!”西装笑道,走到办公室的角落。那儿有个酒柜,陈列着若干美酒与若干漂亮的酒具。西装取下一瓶洋酒和两个玻璃杯,倒上后递给白大褂。白大褂忙诚惶诚恐地接过,迭声道谢。


“唉,谢什么谢,客气啥?今天我高兴,来,把这杯酒干了!”西装一边说着,一边高高举起酒杯:


“为了伟大的爱情。”


窗外的城市,今天也依然阳光灿烂。无数美满的爱情,依然在数字丘比特全智全能的光环下,命中注定地发生。


两人将杯中的佳酿一饮而尽。


-THE END-



 
评论
热度(47)
  1. 邵陵笔冢邵陵笔冢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ETOC
    旧文转存。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