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 258436936

好久不见

文/兔子

昨天夜里,半夜三点突然醒过来。

在眼睛睁开的一片漆黑里,一瞬间会以为自己失去了视力。然后慢慢的捕捉到一些光,一些暗影,意识慢慢清晰。

梦境慢慢的变淡,像是颜色晕在了水里,终于化开。

 

在梦里你转过头和我说话。

 

如果这也算是一次相遇。

那么这是我六年来第一次再见你。

 

P,我这么称呼你。


 一、新一和小兰

那是一个非常恶俗的开头。

青梅,竹马。

我们一起出现在幼儿园,小学,初中的毕业合照里。

而且,你一直坐在我的前面。文具盒到你的背,只有一个拳头的距离。

你常常回头和我说话,那一个拳头的距离,就会消失。

 

如果和一个人在一起超过十年,那当然会是非常亲密的关系。

 

我用福尔摩斯探案集来换你的柯南漫画看,你坏心的用铅笔在那个戴着眼镜的小哥旁边打上箭头,写“凶手就是他!”。

我愤愤的咬笔杆,然后用红色的水笔把那行字描了一遍。

还给你的时候,看着你绿掉的脸色哈哈大笑。

 

那个时候,柯南风靡校园。

比起如何用推理破获案子,女孩子们的天性总是更热衷于那些琐碎的感情戏。

小兰是不是知道柯南就是新一呢?柯南是喜欢小兰还是小哀呢?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变回新一啊?

我和邻座的女孩子讨论的热火朝天。

你转过头,一本正经的说:“可是我觉得小哀更可爱。”

我那时候惊讶的说不出话,然后怒气冲冲的用手戳你的背:“你怎么可以喜欢小哀呢!新一肯定是和小兰在一起的啊。”

新一当然是喜欢小兰的啊!

你很费解,“为什么啊?我觉得小哀更好啊,又聪明,又漂亮。”

“小兰就不聪明不漂亮吗?”

“肯定是没有小哀聪明嘛……”

“你为什么不喜欢小兰!”

“我干嘛一定要喜欢小兰?”

 

那场争吵真是莫名其妙。

可是我居然一直记得。

我想你为什么喜欢的人和我不一样。

你为什么不觉得柯南和小兰在一起很好。

 

柯南到现在都还在连载。

可是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过了。

我不知道他最后是喜欢了小兰还是小哀,他有没有变回新一。

那个万年小学生已经和我无关。

 

二、时间的任意门 

我们初三的那一年,汶川地震。

那时候刚刚要上课,你突然回过头问我:“干嘛?”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你,然后发现桌子和凳子都开始晃悠。一转头,窗子外面,一大片一大片白色的天花板的碎屑在空中飘,对面的那栋教学楼外墙的瓷砖掉了下来。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你一把抓住我的手腕,然后拖着我往楼下跑。

我跟在你的后面,觉得周围都是人,大家慌慌张张的往楼下挤,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莫名的可怕起来。

但是你牵着我的手。

 

余震一波接着一波,学校停课。

我第一次在成都的大街上看见直升飞机从头顶飞过。轰隆的声音作响,让人不安。

新闻里都是让人不能承受的景象。

我到医院里去当志愿者,医院里乱成一团,病人们都从大楼里被转移到开阔的空地上,而附近地方的伤者,陆续送过来。人手严重不足,那些医生护士全部不眠不休的在岗位上坚持,志愿者们也忙的没有时间合眼。

 

我蹲在角落里给你打电话,告诉你我要照顾一个比我小四岁的小姑娘。她的爸爸妈妈都下落不明,她的半张脸被塌下来的墙砸到,毁掉了。

我那么难过,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她好受一点。

我问你,我该怎么办。

你很久都没说话,然后安慰我:“没事的,你不要怕。”

我在那个黑暗的角落里哭了很久。

你在电话的那一头听我哭,一直没有挂断。

 

那个时候离中考已经很近了。

我没有想过,我们会分开,会变成不是那么好的朋友。

 

那一年有太多轰轰烈烈的事情发生,所以初中毕业真的特别平淡。

我在教室整理东西的时候,你刚好进来。你拍拍我的桌子,冲我笑。

和之前你坐在我前面的每一天,都一样。

 

你问我,“高中读哪里?”

“应该是本校吧。”

你皱一下眉头,然后又舒展开。

“哦,我要去外国语了。”

我点点头,“那很好啊。”

分别的时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感觉。

 

那个时候想着,我们可以打电话,聊QQ,假期还可以见面嘛。只不过是不一个学校而已啊,友谊不会有什么变化的嘛。

那个时候我们都天真又自大,不明白时间和距离,会有怎样摧枯拉朽的力量。

 

我们在校门口告别。

我抱着一堆书,你推着自行车。

我把书扔到爸爸的车的后备箱里,砰的一声响。

你假装吓一跳的样子:“暴力女啊你!”

我冲你摇摇我的拳头。

 

“那下次再见了。”

“嗯,拜拜。”

 

我们随意的告别,你蹬上单车,骑得飞快。

在几秒钟的时间里就离开了我的视线。

 

我们都没想到。

 

三、渐远的线

如果两个人,明明有很多次机会可以见到,可是他们就是再也没有见到,那大概只能说是没有缘分了吧。

那个暑假,你因为比赛错过了毕业旅行,我因为生病错过了班级聚餐。你是唯一一个缺席毕业旅行的人,我是唯一一个缺席班级聚餐的人。四十个人的班里,只有我们错过了彼此。

这也算是没有缘分里的,很有缘分了吧。

 

高中很快开学。

 

前座是一个头发很长的女生,她的头发总会落在我的桌子上。

然后我发现,不论是前后,还是左右,都没有你了。

我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我们真的分开了。

 

高中刚开学那段时间,你常常和我聊天。

大概彼此都是处在新的环境里有点孤独的时候吧。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你和我斗嘴,调侃我,我吐槽你。假装看不见彼此越走越远。

直到有一天,你开始谈论一些我不认识的人了,我也再找不到什么可以和你聊的,我才开始正视自己心里日益滋长的失落感。

我想,你开始慢慢不需要我了。

 

我们联系的频率越来越低。

然后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们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过话了。

 

这样没有说话的时间,持续了整个高中三年。

 

你明明在我的通讯簿里,在我的好友栏里,可是我就是绕过你的名字。

这是只能用最矫情的少女心才能解释的东西,这是巨大的失落和骄傲堆叠起来的情绪。

我在某一个辗转反侧的夜里,突然决定,我不要再和你联系了。

 

那个决定来的如此的莫名又坚决。

我蜷在被窝里,把你的所有联系方式都放进了黑名单。

那个时候,我觉得自己无比清醒的做了一个正确的事情。我想我们不要做朋友了。

 

青春期的少女是一个谜。

有些想法,现在的我已经不能理解。

那个时候我那么在乎你,却觉得不能再和你做朋友了。

 

因为我非常想你,想你是一件那么难过的事情。

 

后来有共同的朋友提起来,说你试着联系过我好几次,可是都没有成功。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是吗,我不知道啊。”

 

高中的女生,再繁重的课业也不能压抑她们天生的浪漫幻想,八卦热情。

在任何可以喘息的间隙里,都会把眼神放在那些穿着制服也清俊好看的或者抱着篮球酷酷的招摇过市的男生身上。

那好像是每个读过高中的女生都会经历的事情,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八卦又愉快的讨论,那个谁谁谁,他怎么怎么样。或者偷偷的记住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在每一个可能会遇见的时间里,假装偶然的,遇见他,偷偷的看着他,想象可能发生的故事。

 

我记得和朋友埋伏在图书馆里。

她躲在一架书的后面,“看见了吗?就是他,那个背着我们的男生。”

我伸出头去看,一个个子很高的男生正在抽出一本书,有些懒散的弓着背的样子。

朋友眼神晶亮的对我说:“他是不是好高!”

我点点头,陪她藏在角落里。

 

我们蹲在书架和书架之间。

阳光照在空气里漂浮的灰尘上,像是金色的碎屑在翻涌。

她碎碎的念着,“下一次,我要试着和他说一说话。”

然后开始假设,要怎么样才可以自然的走过去,装作不在意的搭话。

 

和陌生的少年说一句话,那时候都是很需要勇气的事情。

我望着那个不知名的男生,突然想起你。

 

其实你也是背影看上去清俊好看的男生。比我高一个头,头发是温和的深栗色。

你在哪里。在做什么呢。

 

现在你不在我身边了,我突然发现,好像有点喜欢你。

可是已经太远了。

 

真奇怪,这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没想过的事情。

 

 四、不如不见

高三那一年。时间快的不可思议。

从考场走出来的时候,整个人觉得巨大的失落和空洞。

结束了,都结束了。

 

在拿到成绩之前,都是盛大的狂欢。

 

我参加了无数次聚餐,见到了很多老同学,老朋友。

 

好像是从漫长的冬眠里醒过来,僵硬的肢体重新变得柔韧,重新和这个世界再见。

 

初中的老同学说要聚餐。

我和一个姑娘手挽着手一起走着去。

再过一个路口就是那个餐厅了。她突然说,“对了,P也来了。”

她若无其事的开口,“你们原来不是关系很好吗?”

 

我们在路口等红绿灯。

我突然摸了一下包,“啊,手机好像在震”,然后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放在耳边,“喂……啊……哦……好,我马上就过来。”

很抱歉的和同行的朋友说,“不好意思啊,家里突然有事,我要先走了。”

我做出一副很着急的样子,“我先去那边坐车,你和他们解释一下啊。再见……”

然后在路上跑的很快。

 

这样的行为,真的有些可笑了吧。

我坐在公车站的长椅上,觉得自己简直矫情的不可思议。

不过是见一面而已啊,有什么呢,就算不再是那么好的朋友了,也还是朋友嘛。

干嘛连见一面都退缩呢?

 

我看着眼前的公车,一部一部的停在我的面前,又开走。

觉得自己像是走失的小孩子,像是无家可归的人。

然后把脸埋在手掌里,哭的噎气。

 

我很想你。

却不想见你。

 

我想有的东西,发生就是发生,结束就是结束。那是在蒙昧的年纪里只能用少女情怀去解释的东西。

那是一场从一开始就暗无天日的暗恋。那甚至都不能称为暗恋,男主人公都缺席,怎么能算是恋。

那是我十五岁开始的一个心结,一个秘密。

 

我越来越想念的人。

却是一个慢慢忘记我的人。

 

后来读大学。

我在离家1800多公里的一个陌生城市,听见一首歌。

陈奕迅的声音温柔缱绻:

 

“越渴望见面然后发现

中间隔着那十年

我想见的笑脸 只有怀念

不懂 怎去再聊天

……

 

我一遍一遍的听那首歌。

那是我不再见你的第四年。

 

 五、从没有过的开始

女生宿舍的寝室夜话,总是离不开男生。

谈起各自曾经的恋人。

我说,“我曾经喜欢过一个人,喜欢了他三年。但是他并不知道。”

这根本不算是个劲爆的故事,很快就被大家略过,然后起劲的向睡我下铺的女生逼供,想听她和她男朋友的八卦史。

我也是起哄的人里的一个。

 

那其实是我第一次提起你。

是我第一次告诉别人,我喜欢过一个人,他的名字是P。

但是那真的是不再重要的东西。

 

圣诞节的时候。

收到一个祝福:“圣诞快乐啊!”

我莫名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号码。

 

然后在屏幕熄灭的一瞬间,想起来这就是你。

因为换了手机,所以你不再是在我的黑名单里了。

 

我想了一会儿,然后给你回复:“也祝你圣诞快乐。”

 

然后我们变成了节假日互相发祝福短信的,这样的朋友。

 

“圣诞快乐”

“新年快乐”

“元宵节快乐”

“儿童节快乐”

“端午节快乐”

“中秋节快乐”

“圣诞节快乐”

 

我翻了翻短信,每条信息之间,都隔着长长短短的时光。

但是在这些字符背后的那个人,是真实的你。

而不是那个我喜欢的你。

 

我也是过了很久才意识到。

我一直喜欢的那个人,不是真的你。是那个我用回忆和想象不断塑造的,幻想的少年。

那个少年有你的样子,你的习惯,有你和我一起经历过的回忆,但是他是只生活在我的世界里的少年,他在我的回忆里生根发芽,顽固莽撞,他耀武扬威,他高声叫嚣。他出现在你不在了之后的所有时间里。

但这都是和你没有关系的事情。

那个把我的心装的满满的,不能提,不能碰,也不能动的人,是你,也不是你。

 

第五年,我们重新开始说话。

也无话可说。

 

六、梦

高中三年,大学三年。

我有六年的时间没有再见过你。

 

梦见你,只有这一次。

梦里我们在初中的教室里,还是靠窗的那个座位。

我用铅笔戳你的背,你转过头。

你好像和我记得的样子不一样,但是我知道那是你。

你说:“好久不见了啊。”

我对着你笑。

下午四五点的阳光,斜斜的照进窗子。

你的头发变成浅浅的金色,一只眼睛在光里,是很浅的琥珀色,一只眼睛藏在窗框投下的阴影里,是很深的棕色。

在梦里我看着你。

有话想对你说。

但是我只是看着你。

 

好久不见。

这是六年里的又一天。



——完——

 
评论(1)
热度(59)
  1. 古云草PETOC 转载了此文字
  2. AphraditePETOC 转载了此文字
  3. -SUNBEAMSPETOC 转载了此文字
  4. 12DPETOC 转载了此文字
  5. 七月PETOC 转载了此文字
  6. 晶体君PETOC 转载了此文字
© PETOC | Powered by LOFTER